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该怎样教育我们的孩子?


□ 师 炜

在我们的社会生活里,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成为一种可怕畸形的成人祭奠了,几个小时的答题,几套卷子,就可以决定一个孩子乃至一个家庭的命运前途。
我有有个初二的儿子,似乎离高考还远,我们却早已承受了高考的沉重压力。
儿子小学毕业时,仅仅因为数学得B(其他功课都是A),读不到本区重点,看到非重点中学升学率低,全家总动员,找中间人,请重点校招生办主任等,明里暗里花掉了我们多年的数万元积蓄。儿子如愿读上了升学率达96%的重点中学,我们像关上保险箱的门,松了口气……经过这次事件,平日里活泼开朗的孩子仿佛一夜间变了个人,安静沉默起来。有一天,儿子居然跟我算从初中到大学到底要花费多少钱,他想知道,如果考不上同校高中,要多少钱才能上重点高中;如果考不上大学,又需要多少钱继续读书。说实话,我不知道这对于孩子来说是否是件好事,反正,我们这一代读书时心态是轻松而单纯的,而我十几岁的孩子,却必须为自己的成长背负成本负担了。
我常感叹孩子现在承受的简直是“三座大山”的沉重压迫——每天清晨天蒙蒙亮,重达几十斤的书包是第一座大山,沉沉地压在孩子稚嫩的肩上;每天夜深人静,是须完成的无休止的作业的大山;周末,孩子还必须背负各种课外加课补习的大山。没有陪伴过现在孩子的人不知道,我们的儿童真是苦哇!看着他们单薄孱弱的身子,苍白瘦削的小脸,被眼镜遮蔽的疲倦的眼睛,做家长的又有谁不心疼呀!
前段时间看过一部《失去的梦》的中国电影,讲的就是一个中学生因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被一心指望孩子读大学出人头地的母亲失手打死,而希望破灭的母亲也在监狱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为了读大学,总有孩子被逼迫自尽或不堪忍受压力伤害父母的悲剧发生。读了大学,也总有残杀同学的马加爵、伤害小动物的清华学子等人格不健全、心理不健康的残疾大学生出现。学习本来是愉悦的,知识应该是甜美营养的精神食粮,人的天性是渴望求知的。但当这个本该愉快上路的旅程担负了命运的十字架,被逼迫着超负荷蹒跚前行,那么,求知的寻芳之旅就变成了布满荆棘的畏途,给那些成长着的幼小心灵带去梦魇般的童年记忆。
应该说,这些年人们对高考制度应试教育的弊端还是有深刻认识的,从官方到民间,改革的呼声很高,高考形式上也作了些改进。但为什么应试教育的本质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反而越演越烈,应试教育环境更为恶劣了呢?我认为这要从历史上去找更深层次的源流。在我们的社会生活里,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成为一种可怕畸形的成人祭奠了,几个小时的答题,几套卷子,就可以决定一个孩子乃至一个家庭的命运前途。就像一道所有鱼儿都必须去跳的龙门,尽管可能会粉身碎骨,但鱼儿也必须面对这个命运。任何事物,只要赋予生杀予夺的权力,就是神圣的,笼罩着难以颠覆撼动的世俗神权的光环。我认为高考制度就是这么个所有人都诟病又都无能改变的怪胎。让我们回溯我们曾经存在过数百年的科举制度,不难发现,通过考试“举”人其实是我国古代老的传统习俗。我们的先人把对圣人典籍八股文章的崇敬光大到顶礼膜拜的程度,通过科举将其固化,形成世代遵循的冥顽不化的文化形式和民生习惯。虽然科举制度作为封建糟粕早已被废除,但文化深层次的心理动力和习俗惯性并不是想废就能彻底清除的。想想我们对高考的重视与依赖程度,几乎所有的教育机构都以此为生存目的;想想我们对应试教育的巨大热情,包括家长在内几个所有的成人,又有谁不在乎名校的极度诱惑?这些深植于集体无意识的观念与心理潜流,难道不正是传统习俗强大的惯性力量的深厚的积淀所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