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文学与文学问性


□ [斯洛伐克]玛利安·高利克

  摘要:“世界文学”一直是文学领域颇有争议的概念,早在19世纪初期,歌德就对其进行了思考,但并未做出明确阐释。近些年,斯泰因梅茨、科本、布洛克等理论家对“世界文学”都给予了关注。杜里申认为,对这一概念的三种理解:所有作品的加总、经典作品的选粹、文学一历史的理解,都是有效的,而第三种则是“世界文学”的真正典范。但杜里申并未在这一方面进行深入的探讨,而是把重心放在对文学间共同体和文学间中心共同体的考察。在深广的语境中。“世界文学”带来了繁多复杂的文学间性,也带来了若干解释上的难题。如果学者们能就方法论和研究项目的具体目标达成一致,那么连接不同大陆和文学共同体的跨文化研究就将成为可能。
  关键词:世界文学;文学问性:杜里申
  
  本文旨在论述从1827年的歌德到1992年的杜里申这期间“世界文学”理论最重要的方面。文章的重点放在对“世界文学”的“文学一历史”的理解。
  
  一
  
  霍斯特·斯泰因梅茨(Hoist Steinmetz)是近年来致力于“世界文学”探讨的理论家之一,其《文学和历史:四种尝试》一书的最后一章“世界文学:试从文学和历史的角度理解”,以歌德对“文学和历史现象”的思考开篇,成为许多讨论的焦点。实际上在最近十年甚至二十年里,“世界文学”一直是比较文学和一般文学领域最有争议的概念。在国际比较文学协会(ICLA)第十六次会议(2000年8月13~19日,比勒陀利亚)的“首次会议通知暨论文征集通知”中,这个词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还需要加引号。“世界文学”和歌德的另一个概念“永恒的女性”一样,由于引自别处,“他本人的注解又不统一”,直到今天还需要人们对其做出新的理解和解释。
  斯泰因梅茨的文章以杜里申的简短引文结束,这段引文来自杜里申在比较文学理论领域的成名作《比较文学》(Vergleichende Litemtufforsehung)(1972)。此前不久,杜里申开始将“世界文学”作为文学理论和实践框架中的最高范畴(他自己的话)来思考。斯泰因梅茨虽然对杜里申表示赞同,但他还是认为这位斯洛伐克理论家的这一概念应该得到“更详细的论述”。这个评价是正确的。斯泰因梅茨引杜里申的论断如下:“在‘世界文学’这一概念中,我们不能只从共时或历时的观点看到各国文学的概貌,也不能只看到各国文学中杰作的选粹,而应看到在历史一类型关系网中所有文学创作的总和。”
  此后杜里申不时地论及“世界文学”的问题。1984年,他说这一概念“在比较文学(literarycomoaratistics)(此系杜里申对“比较文学”的英译,笔者注)中起着即使不是主要的,也是重要的作用。它包括那些暗示着文学问相互关系(在文学间接触领域,笔者注)和文学间相似之处(在文学问类型学领域,笔者注)的文学现象,也就必然决定着文学间在遗传学和类型学意义上的发展”。
  上述斯泰因梅茨的书出版一年之后,杜里申的专著《文学间进程理论》以英文版面世。在这本书里,杜里申的比较文学理论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感兴趣的读者面前。杜里申也提到了“世界文学”这一术语并做了简短的分析。他宣称,这一概念或范畴“不是由价值判断原则主导,而是包括所有相互联系着、关联着的文学现象。因为其主要特征是文学一历史因素对文学现象的决定性,所以我们称之为文学一历史的理解。它的结构直接依赖文学间进程的研究结果,也是这一结果的体现。”(着重号为笔者所加)与杜里申80年代以来出版的其他著作一样,这两本新近出版的书也不为斯泰因梅茨和其他许多西方学者所知。
  即便对于杜里申这样的理论天才,“世界文学”这个概念(或范畴)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他自1967年出版第一部理论著作《比较文学诸问题》至1997年辞世,整整三十年间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尽管和比较文学理论的其他重要问题相比,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相关著述显得微不足道。他一直说到和写到的另一个问题是文学问性,他时常论及,但是从未系统地分析过。
  
  二
  
  综观二十年来有关“世界文学”这一话题的著述,我发现厄文·科本的(Erwin Koppen)《世界文学》这篇文章最有趣,也最有启发性。科本的这篇文章和上述斯泰因梅茨的书以及杜里申关于文学间进程理论的书一样,都出版于1988年。在文章一开始他就主张,“世界文学”和“文学研究中大多数概念和范畴”一样,都拒绝被赋予“有约束力的定义或确切的内容”。哈斯凯尔·M·布洛克(Haskell M,Block)的看法是正确的,二战后比较文学复兴伊始,在威斯康星大学举办的世界文学教学会议(1959年4月24~25日)上,他在众多与会者面前宣布:“……我相信在座的大部分同仁同意,‘世界文学’是一个让人头疼的词。”此后这句话经常被引用。但是另一方面,“世界文学”这个东西的确存在,尽管它的内容和范围不是这两个词所能显示的。有必要越过这个词的“符号形式”,在“全世界文学”(litterae univemae)的文学事实这一最广义的框架下试着界定(应该强调是“试着”)其大体的(如果不能做到十分确切的)意义。当然,这并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就我们目前拥有的知识和手头上能够支配的研究设备来看,这可能不会在哪一个理论家或哪一个团体那里得到解决,也可能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