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季节(五首)


黑 马
  
  那是匹烈性的黑马
  汗水淋淋的驭手
  终于将它关进了马厩
  从此喝水吃草吃料
  背负驭手和物品
  将填充它每个日子
  岁月的河流沿着
  时光的隧道
  渐次在它那
  光滑柔软的背上
  拓下两块丑陋的凹痕
  混浊不清的眼睛
  偶尔在月色湿润的夜晚
  闪亮一如星星
  然而黏稠的血液
  已无法使它产生
  澎湃的激情
  昔日矫健有力的四蹄
  在暮色四合的途中
  弹奏的只是悦耳的声音
  望着那匹在马厩里的黑马
  驭手嘴角露出
  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啸
  撕碎了幽蓝宁静的天空
  一天黑马冲出了马厩
  向遥远的天际飞奔而去
  远处近处都是马的嘶鸣
  
  绝壁崖谷挡住了它的去路
  驭手拿着套马索步步逼来
  犹豫只在黑马明亮的眼里
  作了片刻的停留
  前蹄猛一个直立
  黑马腾空而起
  一条黑色的闪电
  插进深谷
  从此每至黑夜降临
  驭手便关死家门
  他的门外
  常有一群黑马
  狂奔不休
  
  
  英雄回归
  
  这个季节
  人们需要的东西很多
  食物和服饰进入生活
  谁也别想逃避
  它们的捕捉
  日子每天换副面孔
  与我们生活一天
  便匆匆离去
  那些独有的心语
  在这个季节
  无法找到甬道
  涌进缤纷的市场
  曾送走我们的英雄
  渴望他重新回来
  和我们居住一起
  散步或者聊天
  我们之间做倾心长谈
  那时英雄会很高兴
  离开那扇窄窄的门
  英雄重新回归
  遇到的第一批朋友
  肯定是我们——
  在英雄的名字里
  存活了多年的人
  英雄重新归来
  那飞翔的小鸟
  舞蹈的麦浪
  是否会齐声合唱
  那高大的墙
  残损的楼房
  是否会訇然倒塌
  成为一座广场
  
  
  那地方
  
  自降生那天
  那地方就埋藏于
  皮肤骨头下面
  其间时有音乐
  缓缓上升
  等待归来的人们
  
  那地方有人
  将它换了麦子
  金黄闪烁的麦粒
  放在嘴里咀嚼
  麦子的滋味啊
  一生一世难以诉说
  
  那地方有人
  以清贫之树
  坚守
  树上的小鸟
  飞走了
  又飞了回来
  
  那地方
  与血脉有关
  让它静静地生
  静静地长
  在回家的路上
  打开的都是
  和平的门窗
  
  
  念想
  
  不会再向风中的树
  做出任何解释
  不会再让路边的石头
  随意分享自己的真诚
  从播撒到收割
  穿过长长的生长期
  猛然回头
  遥远的你
  不再扑朔迷离
  
  一粒饱满的种子埋进土里
  是你
  一颗丰硕的果实冲出外壳
  是你
  男人满身流汗挥舞镰刀
  是你
  女人一手握着锄把一手拉着的
  是你
  是你是你是你
  而你仍然那样
  朴实自然
  和和气气
  
  
  读书
  
  读书在鼎沸尘嚣中
  越来越显得奢侈
  亲朋围坐友人相聚
  酒和流行的话语
  充当了主题
  书这泛着古典主义光芒的
  沉重之物
  已无人提及
  书和月光竹林一样
  是一些贵重的物品
  它们远离着市声
  喂养于精神之域
  只供思想者驱使
  
  读书有时会使人显得有些天真
  天真得像个诗人
  读书也会使人
  长出第三只眼睛
  
   责任编辑 陈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遥远的季节(五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