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曲当代女性的命运悲歌


□ 赖洪波

一曲当代女性的命运悲歌
赖洪波

  《万箭穿心》讲述的是一个身处社会底层、尝试了人生万箭穿心般痛苦后的女性,仍然直面惨淡人生的故事。如同《风景》,方方再次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武汉社会底层大众的艰辛生活。不同的是,《万箭穿心》更鲜明地体现出作家对当代女性命运的关注。女性,如何在一个社会伦理价值逐渐改变的当代社会立足、生存,并保持自我的价值与尊严,应该是这篇小说引领我们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实行改革和对外开放近30年来,中国社会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伴随着转型的阵痛。而一个时代的巨变带来种种痛苦与惶惑,往往在一个时代女性的命运中得到最充分的展现。周蕾在谈到清末民初小说中的女性形象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时曾经指出,在大规模社会变迁的时代中,被传统压迫得最厉害的女性人物形象,充当了中国遭受重创的自我意识的“替身”。同样,中国社会的转型过程中,在市场经济环境中努力寻找新的身份认同的当代女性,也即成为当代中国社会伦理意识与价值观念遭受重创的重要表征。

  《万箭穿心》中的两个女性角色—————故事的主人公李宝莉和她的好朋友万小景,无疑代表了身处当代市场经济大环境中作出不同价值选择的女性。尽管她们面对新的社会环境作出了自己不同的人生选择,但是其悲剧命运却惊人地一致,读来不禁让人唏嘘感叹。
  这两个女性所处的时代与以往的时代究竟有何不同呢?或许,李宝莉母亲这一角色在提示着我们注意时间的河流中产生的不同的价值观念流变。在李宝莉母亲那一代人的价值观念中,劳动是最大的光荣,也是最能体现一个人存在价值的方式。所以,李宝莉母亲在从工厂下岗的第二天,就成为一个个体经营者。李宝莉深深地佩服母亲,认为母亲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是一块金子。但是,一直试图按照母亲的做人原则去实践的李宝莉,在当代社会中,却没有丝毫成功,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亲人的认同上。
  李宝莉的悲剧让我们对当代社会女性面临的种种困境不寒而栗。诚然,她的悲剧既有自身的性格因素,但更多的却是当代社会文化对女性自我身份确认提出的诘难。首先,生性泼辣、有着强烈控制欲的李宝莉不像一个“女人”。在人们的想象和构建一个“和谐家庭”的实际需要中,人们都习惯了女性的贤妻良母形象。但李宝莉的存在却是对这一女性传统形象的“僭越”:她性格泼辣,对丈夫颐指气使,没有给家庭带来一点温暖;发现丈夫与其他女人偷欢时,又在一气之下向警察告密,以至于毁了丈夫的大好前程。李宝莉在家庭中处于强势地位,她更像这个家庭中的“男人”,而性格懦弱的丈夫马学武则是这个家庭中的“女人”。李宝莉对女性传统形象的“僭越”,使她在丈夫去世后遭到父系社会秩序的残酷的报复。尽管她当“扁担”的沉重体力劳动养活着公婆和儿子,但得到的始终是这些亲人们的仇恨,尤其是儿子的仇恨最终把她扫地出门。儿子说李宝莉从来没有给家庭带来温暖,而且采用了告密的手段间接害死了父亲,这使他永不能原谅。显然,李宝莉泼辣的性格是她“僭越”了传统的女性形象,而儿子在父权社会秩序的熏陶中,似乎忠诚地继承了父亲对李宝莉的仇恨,以至于能够对自己的母亲冷漠到没有丝毫的感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