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次难忘的新疆采风



  人们都说“新疆是个好地方”,读书时只知道那里有歌舞,有华丽的衣裙,是个多民族聚集的区域。借助史书,方知原来称谓的“西域”就是后来的新疆。在汉文《尚书》、《山海经》、《吕氏春秋》等古籍中均有记载。常见的一则是公元前138年西汉时期,张骞出使西域,为沟通中国与中亚一带的经贸、文化交流,开辟了“丝绸之路”。历史上的西域从西汉、东晋、唐、元直至明、清各朝代,都设立过都护府、郡、州、卫等机构,地势、景色、风貌极为优越。南疆因其温暖的气候条件,素有“塞外江南”之称;北疆虽然寒冷,但雨雪充沛,有利牲畜驯养。
  维吾尔民族历史十分悠久,能歌善舞。早在战国时期,赵武灵王提倡的军服改革——“胡服骑射”,就是源自西域的胡人装束。汉朝时,龟兹(库车)音乐就已名声远扬,箜篌、琵琶、笙、箫、羯鼓等乐器,就已传入了内地。唐书中还记载,从西域传来过许多胡歌舞,如中亚细亚塔什干一带的“胡腾舞”,撒马尔罕的民间舞、“胡旋舞”,还有群众性的集体舞“赛乃姆”,以及顶碗舞、大鼓舞、铁环舞、普塔舞等。著名的民族音乐舞蹈史诗“十二木卡姆”、民族大组曲“刀郎木卡姆”,均是极负盛名的佳作,流传广泛,经久不衰。
  就是这样一个遥远的边疆,一个令人神往极具诱惑力的地方,一直是我心中所想,十分期盼有一天能够接近它,切身感受一下那里的生活,深入地了解那里人们的习俗和植根民间的装饰艺术。
  
  1961年,机遇终于到来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当时的染织美术系,得到了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大力支持,组成教师五人小组(由温练昌先生领队),前往南疆进行民调采风,目的是对民族民间织物装饰艺术进行实地采集和考查。我得到这个振奋人心的通知后,立即行动做好准备。不过当时客观形势确是比较严峻,国民经济刚刚恢复和发展,却又遭受了三年自然灾害,出发前估计我们的出行会有很多不顺利。当时的交通很不方便,我们从北京出发乘火车三天三夜才能到达乌鲁木齐;然后经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九天九夜乘坐敞篷大卡车,在沙漠中的土公路上行驶,拌着扬沙吞食怀中抱着的“馕”和水,途中经常和衣借宿在无席的土炕上;有时冒着大雨顶着雨布坐在行驶的卡车上睡觉;当时粮食定量,为了节省口粮,以瓜果充饥;从喀什再向南行——英吉莎——莎车——皮山——和田,还遇到了难以制服的大水冲垮了桥梁……总之,一些艰苦和未曾料想到的处境时时处处出现在面前。但是困难并没有把我们压倒,为了探寻民间艺术的源流,付出代价是值得的。我们带着必胜的信心,以饱满的精神面对,就这样一步一步深入了南疆二千多公里,克服了诸多的不顺利,在我们的视野下,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广阔无垠的大沙漠、泥坯堆砌的建筑群、彩镶耀眼的香妃墓、穹形门廊的清真寺、挺拔秀丽的小白杨、熙熙攘攘的“巴札”集、毛驴上端坐的老爷爷、河边汲水的小姑娘、高靴配刀的英俊少年、网纱蒙面的婚嫁妇女、空旷嘹亮的歌声、旋转踢踏的舞步……三个月,我们沉醉在这多彩多姿,神话般美妙的世界里,不停地工作,如饥似渴地吸吮着,为了“滋补营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