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三站冠军揭晓等



“《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三站冠军揭晓

经过本刊读者E-mail、传真及电话、信函投票,《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三站冠军评选结果:
纪事《包公遗骨记》荣获2005年第三站“《当代》最佳”称号。

“《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三站读者评语选登

孙洪昌
第三期刊载的作品精品颇多,但按自己的喜好、偏爱的风格,首推《包公遗骨记》。其一,发掘历史,记录历史,追根溯源,以正谬误;其二,包公遗骨几经沧桑,几经磨难,几经卫护,折射出不同时代、不同层次的众生人像,使人感慨万千。

屠志荣
“大革命”之火和自然之火交织在一起,天火焚烧着原始森林、吞噬着村落。人们在天火中经受着磨难。有的人醒悟了,有的人在升华,有的人在反思,有的人在堕落。江村贡布可算得上是个乡村哲学家。这是部大气、硬朗的作品,充满阳刚之气,不长的篇幅写了好多性格、命运、地位不同的硬汉。

雪藏
谁能想到,一辈子为民请命的包龙图包大人在去世近千年之后还需自己的乡亲如此艰辛地为他老人家“请命”?掩卷沉思,历史和现实难解难分。《包公遗骨记》份量之重是明摆着的。本期还有一篇堪称佳作,中篇小说《有人将归》的作者才气超群,把两个试图深匿却反而裸露的灵魂雕琢得栩栩如生。

朱军
读过第三期《当代》后,其中的《包公遗骨记》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是我偏爱报告文学,而是这一篇文章写得确实精彩,甚至强烈要求能否与中央电视台10频道合作,拍成《探索·发现》节目。所以我推荐这一篇作为这一站拉力赛冠军。其实程绍国的《鸿雁存影》也可以,但我还是推荐这一篇。

宁春强
几年前,以一部关注“三农”问题的长篇报告文学刺疼爱了我们神经的桂棣和春桃夫妇,今天再次以“包公遗骨记”触动了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尚未泯灭的良知和近于麻木的情感开始复苏。跟随桂棣、春桃夫妇寻访包公的遗骨,我们经历了一场痛楚、一场困惑、一场遗憾、一场无奈。但愿包公的人格、精神能永远不被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遗弃。本来,我是个一向拒绝报告(纪实)文学的文学读者,可我无法拒绝陈桂棣和春桃。读他们夫妇两人的作品,我想到更多的是神圣、崇高和感动,还有责任。

苑志强
在人们的印象里,阿来的小说一直是在白色冰雪世界里展开的冷色调叙事和描述,冷静、客观的笔调中隐藏着热情的暗流。《天火》完全是激烈的、烈焰腾腾的、热力迸发的,演绎出的是一个民族的火图腾。这里没有采用全景式的史诗叙述,只截取一个未经外来文明浸染的纯净山村。在经历了天火的压境、革命烈火的浩劫两场灾难的摧残后,小山村人们终于发出人火胜于天火的感叹。多吉是火神的祈福者,每次引火都没有烧身,但最后一次他焚毁于一场他无法明白的革命烈火,天灾与与人难,天火与人祸,人火胜过天火,摧毁文明的不仅仅是自然的不可抗力,更为可怕的却是人类自身的人为破坏力。从《天火》中我悟出的是阿来独具匠心的对历史和文明的解读、审视和反思。阿来小说语言的成熟度在这里表现淋漓,写实而极具张力,简洁而不失内蕴,语言文字在造型、造景与造境上的运用上进入出神入化境地。《天火》带给我们的是全新的审美体验。

刘伟刚
记得有位主持人说过:“一个成功的主持人是在他准备落幕时,而观众却恋恋不舍。”我想借用他的话:“一个成功的作家是在他许久未有新作面世时,仍能让读者充满期待。”阿来就是这样的作家。多年前读《尘埃落定》感受到的那份唯美的凄苦,至今仍在让我欣喜、感动乃至震撼。好久了!终于等来了《随风飘散》和今天的《天火》。等来了作家再次用他悲天悯人笔触来揭示被人漠视已久的麻木和痛苦,来透露神秘的藏族村庄文化、宗教独特体验。来构建庄严大气的主题,厚实深刻的内容,随心所欲的架构。来思考该如何处理天与人、社会与人、政治与人、文化与人、宗教与人的关系。这部“泼墨大写意”般洋溢着阳刚之美的大作,使读者长久的期盼没有失望,可也带来了新的期盼,阿来你能再次满足读者的期盼吗?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