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萧红的青丝冢前


□ 李琦

  2011年1月22日。萧红去世69年的忌日。

  早晨集合,我们一行人驱车去呼兰,去祭奠这位给故乡带来声名和荣誉,身世苦楚,作品却恒久动人的女作家。

  车子向呼兰开去的时候,我想起去年此时,也是这般寒冷,也是去祭奠萧红。彼时正值农历腊八,“腊七腊八,冻掉下巴”。那天之冷,就像是专为这句民谚佐证似的。我的手脚都快冻僵了。年年忌日,岁岁严寒。萧红生在端午,柳绿花红中开始了人间旅程,而她于异乡凄然辞世时,则是故乡最冷的时候。

  又见喜鹊。几乎每次去呼兰的路上,都能看到喜鹊。这民间有吉祥寓意的鸟,站在冬天失去树叶的枝头,像一尊尊肃穆的神灵。喜鹊带路,去一个苦命女子的故乡,让人更添伤怀之感。

  记不清去过多少次呼兰了。每次都是因了萧红。这么多年,自己去,陪外地来的朋友去,我和呼兰已然有了一种很深的缘分。每次前去,心都会有些沉郁。似乎向呼兰而去的道路,设定了一个让人难过的程序。望着窗外空旷的原野,那种常见的北方风物,我总是能依稀看见一个瘦弱女孩子疾行的身影——心比天高的萧红,从故乡小城跑出来,怀揣着对远方的梦想和憧憬,去外面的世界闯荡。当她如树叶飘浮在命运的秋风里,当她走过一个又一个远方,经历了那么多伤害和坎坷时,她对故乡有过怎样的回望和怀想?再没有回过故里的萧红,一定没有想到,此生最后,她只是将一缕青丝,留在了故乡的墓园里。

  想起萧红留下了的老照片。那些照片几乎没有一张是带着笑容的。一双大眼睛里,装的是深深的忧郁。颠沛与流离,战争与苦难,污辱与损害,疾病与逃亡。她哪里还有由衷的快乐。国土被蚕食,爱情被损害。这个才华出众的北国女儿,用柔弱的身躯抵御着饥饿、寒冷、背弃、病魔、战火……在远离家乡的香港,年仅31岁的萧红在弥留之际,已不能说话。她只能用笔在纸上写道:“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我常常是想起这几句话就难过。寥寥数语,写尽了她一生的苦楚与疼痛、挣扎与无奈。要强的萧红,野花和清风般的萧红,多么让人心疼。以至于,每到祭奠她的时候,连天都悲伤得这么寒凉。

  同行者中有作家、学者、评论家和文学编辑,都是一些平素谈得来的朋友。冰天雪地之时,自愿去祭奠一个远去的作家,自然都是同道。对我们来说,萧红是文学前辈,也是一个心理情结。阅读她和阅读一般的作家感觉不尽相同。她是我们黑土地上的家乡人,是追求真理、渴望自由、永远年轻的长辈,是一个在精神上和我们亲近的人。正如写出《从异乡到异乡》的叶君所说,这个天才的女作家,更像一个让人牵挂的姐姐。让人替她不公,替她难过,怀念她……尤其是,当她的忌日来临,那种从里到外的寒冷作为提醒和暗示的时候。

  车窗外是苍茫的原野。失去了叶子的树木枝干料峭,让人联想起萧红那单纯倔强的性格。这北方深冬的景致,当初也一定铭刻在萧红的心里。她喝呼兰河的水长大,在异乡漂泊的岁月里,必会无数次地回忆起这里的场景。她作品里那种苍凉动人,那种视野的疏朗开阔,气息的清新朴素,都和这里有着难以割舍的精神渊源。这是给了她灵感的土地,是她的根系所在。她就是从这里汲取了最初的能量,而后面对命运诡秘的风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