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吹小号的男人


□ 芦芙荭

楼上那两口又开始打架了。
这两口真有意思,隔个十天半个月准时就会打上那么一架。每次只要一打架,男人就开始吹小号,而且吹奏的曲子总是《西班牙斗牛士》的前几句。他一边吹着小号,一边被女人追得满屋子乱跑。有时候,女人实在是累得气喘吁吁跑不动了,或是隔着床,女人的巴掌够不着他的小屁股小脸了,他就会故意停下来,摇头晃脑地将小号对着女人吹。那样子,就像斗牛场上的勇士拿着红斗篷挑逗凶猛的牛一般。弄得女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男人很会把握时机,一般到了这个时候,他就会放下手中的小号,两手撑在床沿上撅起屁股对女人说,来,打吧。女人扬起手,却是打不下去,一场战事就这么不温不火地结束了。
这两口都是四川人,说话拖腔拖调的。男人长得又瘦又小,好像压根儿就没长开一样。鼻梁上还骑着副眼镜。他大概是在附近的某个建筑工地上打小工,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了床。他们的煤气灶就放在门外的走廊上,那噼哩叭啦的炒菜声,弄得楼上楼下都不得安宁。男人的早饭是很讲究的,必得有肉或者鸡蛋。菜里的油水也放得特别重。男人吃饭的时候,女人还在床上睡觉,男人也懒得理她,自个呼呼啦啦吃完饭,将碗往锅里一丢,一只手拎一只蛇皮袋子,一只手一推鼻梁上的眼镜下楼了。
女人起床一般都是十点多,她穿着睡衣,趿着拖鞋一路踢踏着下楼,将手中痰盂里的脏物在厕所里倒了,再将痰盂在水龙头下猛地一阵冲洗,之后又一路踢踏着上楼。
女人再从屋里出来,已经收拾得光光鲜鲜的了,睡了一夜显得有些虚肿的脸,大概经过一番清洗和按摩,已恢复了固有的弹性。女人的发质很好,她有时喜欢将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有时,她会突然将头发扎成两个小辫一前一后搭在胸前,这样,女人看起来就小巧玲珑了许多。
其实,这女人是有着一副很好的身材的,只是她和自己的男人往一块站,才显得有些粗壮。就好像是两根油条,男人是在油锅里没炸开的那根,而女人就是不仅炸开了而且还在豆浆碗里泡过的那根。
女人的早餐都是在楼下的摊点上吃,一碗豆浆一根油条或是一碗豆腐脑,没有什么讲究。小吃摊的摊主也是四川人,摊主的女人也常常和她在一块打麻将。有时,吃早餐的人多了,那两口子忙不过来,她就帮他们打打下手。直到吃早餐的人少了下来,她再匆匆吃点早餐到菜市场将晚饭的菜买回来。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女人几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她就和院子里其他几个女人一块打麻将。他们将麻将桌支在楼房的房顶上,那哗啦啦的洗牌声就像流水一样从房顶上倾泄而下,弥漫着整个院子。他们的赌注下得很小,五毛钱一局,这样的牌打起来就没有什么压力,他们一边打着牌,就一边交流着昨天夜里所看的电视剧的心得体会。这种交流是散漫的,没有主题的,好像是倒在地上的一碗水,流到哪儿是哪儿,没有任何方向性。女人家里没有电视机,自然是插不上言,心里觉得有些受了冷落,就将手里的麻将牌摔得一片响。......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