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待细把江山描画


□ 徐 鲁

待细把江山描画
徐 鲁

  一
  
  黄永玉先生说,山水画家何海霞能轻松地“背得出”两三百种山岩树木的诸般姿态,他认为这是何作为一个画家的最大的财富和“功夫底子”。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功夫底子,何海霞画起山水来才能挥洒自如、举重若轻,用黄永玉的话说就是,他驾山水于股掌之中,指挥若定,顺手拈来。他是山水的主宰,掌中有雷霆,有朝阳和风,有微波浅渚,有茂林修竹,有良田万顷……何海霞乃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弟子,我们从他们的作品里可以见出这种血缘关系。而王福庆先生最为服膺的中国近代画家当中,排在首位的也是张大千。这其中或许原本就有某种因果关系存在?在师法自然、胸贮五岳,“搜尽奇峰打草稿”这一点上,福庆先生所下的功夫,所付出的艰辛,倒是与“鬼手”何海霞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走进福庆先生的工作间“仁知画馆”,首先使我惊叹的,就是他那一叠叠、一摞摞的写生画稿。那不是几十幅或百十幅,而是几百幅、上千幅的数量!从五六十年代开始,经年累月积存下来的,直到今天,有的纸张已经发黄变脆,但画上的碳笔线条和形态,那些带着各不相同的地貌特征的山峰、丛林、河流、村落和田野,却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模糊。阴晴寒暑,风雪烟霞;斗转星移,草木荣枯。它们却依然气韵灵动而栩栩如生。
  福庆先生对自己已完成的作品似乎并不怎么珍视,大有李太白“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气,但他对自己这些写生画稿中的任意一张,却都视若生命。这实在是因为,这些画稿是他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全部的经历与回忆,是他的心路历程和精神追求的记录与寄托。他可以把耗费了数十天才完成的一幅山水巨制,慷慨地送给喜欢它的朋友,但有一次却因为工作需要,不得不把自己的一幅写生画送给了一位日本友人,而心疼得几天都寝食难安。那是在他担任武汉市美协秘书长工作期间,一个日本艺术家代表团访问武汉,其中有位画家可谓慧眼识珠,一眼就看上了福庆先生的写生画,说什么也想带走一张。出于外事友好的考虑,福庆先生只好忍痛奉送了一张。然而一旦送出,他就后悔了,竟心疼得一晚上都难以入睡,就那么独自枯坐到了天亮。“感觉就像是自己心上的一部分山水被割裁走了一样!”事隔多年之后,他回忆起这张写生画稿,仍是一片怅然和痛惜。
  倒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些素描、写生画稿画得异常生动流畅,其中不少写生画甚至细致和精准到几乎可做一张张完整和完美的作品来欣赏。不,更重要的是,我想,是因为这些朴素的黑白画稿上,记录着他不同时空的激情、感悟和心境,留下了他瞬间的、即兴的和若有神助般的想象力与创造的灵光。而且,这每一张画稿上都承载着时间的重量,承载着一个执著的艺术家跋涉的艰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