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西南平原


□ 李新军

  ●李新军

  起初,她们被我忽略了。

  距离微山湖西岸较远的平原腹地.棉花是秋季重要的经济作物,由于水资源缺乏的缘故,种植庄稼的旱地上,无非点播小麦、棉花、大豆之类。我起初忽略的,不是偏僻乡村旧如史卷的墙壁与房屋,也不是沿街巷堆放的棉柴,更不是棉秸上留下的洁白棉朵。处于偏远乡村的各种植物.呈现出自由自在生长的姿势,它们在相互简陋的房前屋后,遮挡住属于自己的领地.欢快地陪伴着村庄在岁月中老去。盛产棉花的地方,棉柴是少不了的,它们被农夫从地里拉回来,随意竖在街巷里,小路旁,场院上,树林间,让阳光潇洒地抚摸它的茎杆和含苞欲放的棉桃。

  在鲁西南的耕作史上,有一个相当有趣的记栽.由于棉花和大蒜的季节有段相互重叠的地方,在棉花既将成熟前,需要农夫将棉棵连根拔起,腾出田地种植大蒜,这样虽然影响了棉花的产量和棉绒长度,但保证了大蒜这一重要经济作物的按时下播。可怜的棉花还没有收获,就被断绝营养供给,只得靠柴杆里的残存营养,完成自己绽放的梦想。这个奇怪的种植过程,或许仅能在鲁西南平原上看得到,棉棵被拔出土地,它在襁褓中自然生长的样子肯定好看,现在我看到的,是榨尽自身养料的棉棵,如同躲在乡坊墙角晒太阳的老者.面部苍老而略显黝暗无光。它拚了自己的性命,努力地绽放出硕果仅存的棉花,如同绽放自己的生命。在空寂的村庄行走,我看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棉花。

  可是,我还是忽略了她们。

  在连根拔起移晒到街巷、空场、树林旁的棉柴堆里,我偶尔看到露出的花头巾,在棉花的簇拥下,定格于棉朵之上。在乡村劳动力奇缺的今天,她们代表着乡村劳动季节的变幻,代表着家庭生活的流向,她们是老妪、中年妇女、带孩子的少妇。除此之外,代表乡村活力的中青年劳力,都被城市打工生活诱惑走了,他们现在不在乎家乡的棉花.也不在乎家乡的大蒜和洋葱,而生怕被这个世界所淘汰,被人看不起。他们靠自己的智慧和体力换得钞票,然后像候鸟飞翔在季节之间,在初冬的太阳快要落下来之前,我们看不到村庄上空令人感觉温暖的炊烟了。

  这可爱的棉花就是乡村遗落的炊烟.它们围在一起,被尚有温度的太阳照耀着,凝固的躯体,向青涩的棉苞上,悄无声息地输送仅有的养料,棉朵在农妇周围悄然开放,如同季节深处的繁星,如果不仔细看,她也是一朵饱经风霜的棉花了。农妇们每天到棉柴中采撷棉桃,她们把大门随意关上,然后在锁鼻里加上一把锁。

  我在村庄外看着太阳落下.等候夜幕降临。庭院里有晾晒的棉桃,它们组成阵式,等待着开放的刹那,有待价而沽的大堆棉花,有放学归来的淘气孩子。这个时候,我知道农妇正在灶房里忙碌,她们没有时间询问外出打工的当家人,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得有,她们才是农村当代社会的脊梁。

  可是,我有很长时间,忽略了她们的存在。在农村,这种熟视无睹的忽略,是不应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