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涯无语


□ 黄桂元

  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横亘在我和女儿之间。那道沟壑是有形的太平洋和无形的岁月。我清楚这沟壑的难以逾越,也懂得天各一方的必然结果,不仅仅是杉杉在那边一天天长大,我在这里一点点变老,还注定会有种种的不测从天而降。
  那是个秋天的凌晨,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是杉杉的声音。时差关系,杉杉一般很少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我懵懂着从床上爬起来,听见杉杉告诉我,她已正式拥有了美国公民身份,刚刚参加入籍仪式回来。她说得很平静,也很随便,好像在说别人的一件什么事。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阵哑然。我很想问她,既然你已经拿到了那张可以让你永久居住的绿卡,何必要急着入人家美国籍呢?嘴上却嗫嚅道,好啊,好啊……便撂下了电话。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杉杉从此以后名实相副地不再是一个中国女孩了。选择做哪国人、持哪国护照终归是女儿的权利,可是作为她的父亲,我实在无法超然地对待这个问题。那天从早晨开始,我一直有些恍惚不宁。夜深人静,萧瑟的风一声声划过窗棂,马蹄表的走动单调而决绝。我独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很乱,那夜也显得格外漫长。
  屈指算来,女儿移居大洋彼岸的洛杉矶已经12年了。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12年呢?何况这12年是杉杉从童年到成人的一段最关键成长期,而这样一个过程我却无所作为。顺带说一下,当初,刚满10岁的杉杉赴美读书完全是父母越俎代庖作出的决定,孩子根本没有能力选择自己在哪里接受教育和完成学业,甚至不具备这种选择的权利,既然如此,出现了任何一种结果,无论得失成败,孩子都不该承担原始责任。
  杉杉是1995年岁末离津赴美的,当时她只有10岁,2002年初夏才第一次回国探亲,已是婷婷玉立的17岁了。她回国前夕,我每晚都要端详摆在床头的杉杉儿时照片,眼前便有些模糊。明明知道女大十八变,杉杉早已不复我记忆中的童稚模样,但没有亲眼见到,我还是无法想象。杉杉一个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对于我这个当父亲的是个空白,且永难填补,我只能用无数个夜梦代替。梦中的杉杉,时而缠着我要听故事,时而被我逗得大哭,转眼又破涕为笑,赖在我怀里欢快地撒娇,抻耳朵揪鼻子出鬼脸,还眉飞色舞地给我讲她刚听来的小笑话,我和杉杉像两个忘情的顽童,头顶头脸对脸,笑个没完没了。那真是一种揪心的享受啊,它曾经不是梦,真真切切发生在过去了的那些日子,如今物是人非,成了十分十分久远的记忆,而且绝无重复的可能了……
  那个下午,我驱车早早赶到北京机场。出站的人流往外涌动着,我东张西望,眼睛都不够用了,却一直不见杉杉的身影,我正怀疑是不是误记了航班,这时候一个肤色白皙、姿态优雅的长发女孩远远地出现了。她背个双肩包,身子挺拔,目视前方,独自推着带轱辘的硕大箱子走得不紧不慢,看样子有些眼熟。我不敢确定她就是杉杉,就连连挥动手臂试探,那女孩终于也看见了我,微笑着招手“嗨”一声。那一瞬间我的神思恍惚了。昔日那个活泼爱动的女童,怎么会变戏法般就成了一个如此沉稳自信的大姑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