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文章


□ 郑 烨

天下文章
郑 烨



老十字街百货大楼的转角处,有一个卖福利彩票的电脑售票点,上个月接二连三地中出两注三万多元的大奖,这段时间生意就特别兴隆,一天到晚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都指望撞上大运发点歪财。
县文化馆创作室的辅导老师陈天高此时也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后墙上的前几期中奖号码,琢磨其中的奥妙。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又值中午,陈天高只穿了条灰不拉叽的大裤头,套一件前胸后背有几个小洞洞的和尚领汗衫,手里还捏着把桃红色的尼龙面料折扇,不时地摇一两下。冥思苦想了好半天,他推推架在塌鼻梁上的眼镜,将折扇刷地一收,往颈后一插,从大裤头的口袋里摸出一支圆珠笔和半张叠了两叠的文稿纸,郑重地写下两组数字,和着四块钱递给营业员,说,这两个号,各买一注。
瘦尖脸的女营业员脸上动都不动一下,把四个硬币朝抽屉里一扔,咔咔咔地往键盘上一气乱敲,撕下纸条,朝陈天高面前一丢,满脸的不屑。
陈天高每次买彩票只买一注或者两注,也就是两个硬币或者四个硬币的分量。相对于那些一次甩出的几百块上千元的大贩儿,女营业员的冷脸陈天高司空见惯,习以为常。陈天高说能不能中奖与买多买少没有关系,关键是要有好运气,要行时,要有菩萨灵到头上来。陈天高第一次买彩票就只买两块钱的,而且是机选号,当时根本没想到要中奖。哪晓得困一夜醒起来,两块钱变成了一百二十五元,几十倍的增长,让他乐得要叫娘。晚上睡到半夜就做了一个梦,梦中碰到一个相貌神奇的老者,向他说了几个数字。第二天一大早一骨碌爬起来,三下两下洗漱完毕连老婆熬的稀饭都不吃直冲到百货大楼。卖彩票的女营业员还没来。陈天高笑眯眯地等了好长时间。女营业员一来就递上二十元钱说,就这个号,买十注。女营业员高兴地给他打印出了纸条,记忆中那是女营业员对他唯一的一次微笑。当时彩票一个星期才开奖一次,这种喜悦就煎熬了陈天高几天时间。漫长的等待结束,开奖那天晚上,虽然明明知道要到九点半才开始,在七点他就把电视频道扭到省台,连平时不爱看的新闻都仔细聆听一番,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了,七个数字竟没捞中一个,二十块钱丢到水里面泡儿都不起一个,害得他一个星期舍不得去过早。后来他和几个搞写作的朋友在一起闲聊时说起这事,宣传部新闻科的科长毕胖子就笑他,说是他的心没安好,想一下子搞五千万,要是五百万能止住他的野心,只买一注的话,保证一定中了。陈天高一听,不等他说完,气得张口就把毕胖子的老婆从上至下狠狠地蹂躏一番。
于是陈天高坚持每次只买一注或两注,他认为要是能中大奖这多足矣,偏偏此后连五十元的奖都没有中过,中的都是五块十块二十的,绝大多数时候还放了空炮。陈天高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但他初衷不改,他坚持自己的想法,期望着有一天能像县城附近彭畈村的那个卖柴的干老头儿一样,用卖片柴得来的两块钱买一张即开型的福彩转眼到手十万大元,等着头戴烘篮钵儿走上火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