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楼梦》之女性主义解读


□ 胡海桃

  在重读《红楼梦》的过程中,让我联系起了凤凰电视中文台播出过的一部韩国电视剧《新贤妻良母》,为婚姻舍弃工作深居家中的女性并没有得到丈夫的倍加疼爱与尊重,反而遭致背叛与婚变,女性在不同的时代演绎着相似的悲剧。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借了宝玉现身说法,以贾府这个封建大家庭为背景,写他如何为一大群女子的命运而忧伤思索:贫穷的饥饿,温饱的忧愁,多情的失恋,貌美的沉沦,软弱的受苦刑,强烈的遭惨死!作者深深看到在他所处的社会中,任何女性都一概逃不出痛苦的命运。
  
  一、社会文化规束了女性的角色扮演
  
  法国著名作家波伏娃认为,女人不是生就的,而是造就的。女性的悲剧不在于她们生来是女人,而在于她们自觉不自觉地被按照社会期待的“女人模式”加以塑造。女性的悲剧不是生理悲剧,而是一场文化悲剧。后现代主义大师福柯曾说,用不着武器,用不着肉体的暴力和物质上的禁制,只需要一个凝视、一个监督的凝视,每个人就会在这一凝视的重压之下变得卑微,就会使他成为自身的监视者,是看似自上而下的针对每个人的监视,其实是由个人自己加以实施的。福柯在这里指出,标准化或模式化是控制和自我规范的深化,社会通过纪律管束着人的身体,通过话语来定义何为正常、何为反常;通过标准化或模式化过程来要求人对规范的遵从。女性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种社会压力之下,不仅要服从纪律,而且要遵从规范,自己制造出自己驯服的身体。
  在旧中国,由于历史所规定的教条和社会所布置的环境,女性从小就受到来自社会、家庭及父母的文化塑造。就拿李纨、宝钗为例子,李纨之父认为“女子无才便为德”,女子以纺织女红为要,因此,取名为李纨,字宫裁;宝钗才情横溢,可常挂在嘴边的仍是“女子娴静第一,女红其次”等传统保守思想。社会、家庭及父母期望女性以家庭为重,认为女性的主要责任是操持家务、照顾子女。这种无形的强大的社会规定力不会随着女性知识程度提高而减弱,有时甚至是越有知识,自我意识越强,这种规定力越强,矛盾越深,压抑得人窒息。年轻的李纨必须守寡,软弱的迎春受尽折磨,果敢的尤三姐也只能拔剑自刎。
  自五四运动后,中国一大批自我意识觉醒的新女性,冲出家庭投身到争取个性解放的社会活动中。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走出家门的女性是否应该因为某些原因再度回到家庭中去呢?社会的意志是由文化、舆论等可见形式传达的。话语即是权利,谁掌握了麦克风,谁掌握了笔杆子,谁就能享受权利。现代传媒开始了对女性的自我价值判断进行有目的性的隐秘的引导,丰胸、瘦身、美容、整形等等让女性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与金钱的项目,表面是为女性的美与健康着想,其实只是贯彻了另一些人的审美价值达到其养眼的目的而已。当前许多文学作品中所塑造的女性形象也是以温良贤淑、相夫教子为美德,而 “女强人”却以不近人情、不理家事、婚姻不幸的形象出现。多数男性觉得女性工作赚钱可以贴补家用缓解经济压力,当然,有又有事业又温良贤淑能持家相夫教子的女性做为生活伴侣最好。金融危机引起就业难等诸多问题,下岗失业的危机逼迫着男性社会做出抉择,期待女性腾出更多的就业位置。当前的社会文化使得广大知识女性干事业筋疲力尽,还要疾走于各种商品文化与家庭之间。
  
  二、从属经济裹紧了女性的前进脚步
  
  马克思主义认为,一切社会的从属和压迫是起因于被压迫的经济的从属。女性在经济上的从属地位,导致了她们在政治上、人格上等一切方面的从属地位和被压迫地位。而女性在经济上的从属地位是由当时社会分工的不合理造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男主内,女主外”、“妇人无故不窥中门”的文化模式意味着女性与社会是隔绝的,是要通过男人与社会建立联系的。这种文化模式不仅压抑了女性的发展,而且也给男性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恩格斯认为,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劳动中去,也就是说要家务劳动社会化或说让女性走出闺房,回到社会中,直接与社会建立联系。
  在贾府中,是很强调男女之别的。有医生进园中看病时,沿路都会设置屏障,别说小姐,连丫头和夫人们都会慌忙回避。当医生给晴雯看病时,还得隔着手帕把脉。在那个时代,女性是与社会隔离的,既没有独立的社会地位,也没有在社会中独立生活的经济手段。即使偶尔有几个逃离家庭来到外面世界的,结局都不甚好,或被卖为娼,或沦为乞儿……但在《红楼梦》中,仍有两个自比男性想要走出去的女性,一是凤姐,一是探春。凤姐协理宁国府,探春改革大观园。凤姐虽不识字,可她的治家理财之能,可谓是威震宁荣二府;探春,是凤姐惟一感叹自愧不如的“三姑娘”,她曾说:“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那时自有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我乱说的。”(《红楼梦》第六十五回)有人只看到王熙凤在贾府中得宠呼风唤雨的一面,而看不到她因家事心力交瘁而小产血崩时的可怜样,也看不到她得不到婆婆邢夫人理解也得不到丈夫支持的辛酸;有人只看到探春改革大观园的决心和魄力,却看不到她为家庭安危荣辱远嫁蛮夷的苦楚。现实世界本是由男人履行补天济世责任的,但在男人已无法履行这一责任的情况下,惟有以女性代替履行责任,在贾府这座大厦将倾之际,她们仍在奋力支撑,可她们的付出又得到怎样的回报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