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电影的张丹增


□ 达真(藏族)

  反正退休报告已经递上去了,处在待退阶段,一句话,没事儿。我叫张丹增,我父亲姓张,汉族,母亲是藏族,属典型的“团结族”。平日里,大家都省去了我的姓,直接叫我丹增。我们这个金沙江畔的藏区小县城,是藏汉杂居之城,交融文化习惯把姓放在名的后面。县城里的人都在丹增前加上电影两字,叫我“电影丹增”,因为我做了三十多年的农村电影放映员。

  在农村,老乡们连“电影丹增”都省去了,直接叫我“红旗渠叔叔”。当年一个农村放映员手里的片源非常有限,仅有《地道战》、《地雷战》、《红旗渠》、《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给大伙儿放得最多的电影就是大型纪录片《红旗渠》,绝大多数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孩子是看着《红旗渠》长大的。

  那年月,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我牵着驮电影机的骡子出现在村口,驮骡脖子上的铜铃声音便敲开了山寨沉寂的大门。第一个看见我的大人或小孩就会惊异地吐出舌头,像战争时期的传令兵一样高喊:“啊嘛嘛(惊叹语),‘红旗渠叔叔’来了!”一边叫一边喊,“‘红旗渠叔叔’来了!‘红旗渠’来了!”

  嘿嘿,“红旗渠”来了,顿时,整个山寨苏醒了,热闹的气氛像击鼓传花一样快速传遍各家各户,就连动物们也凑热闹似地发出欢快的叫声。

  那一刻,整个山寨在我的眼里像地震一样晃动起来,相告者在乡间小道上奔跑着,所经之处便腾起黄龙般的烟尘,金沙江干热河谷两岸的山寨太缺水了,加上强烈的日照,热风顺着河谷吹,把河边到半山腰间的水分吹干了,形成光秃秃的山脚和山腰,仅有一些耐旱的仙人掌一类的植物。羊肠般的小道只要有人和牛羊走动或奔跑,立刻会卷起浓浓的烟尘遮天蔽日。这些地方小春作物一旦进入抽穗的时节,雨水的蒸发量是降雨量的四倍以上,那干旱程度像老妪的皮肤,干皱、毫无生气。

  那个年代,电影像勾魂的情人,只要我一出现,人们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来满足“过年”似的愿望,他们想:手里的活计等看完电影再干也不迟,一旦错过这场电影说不定要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了。大家拿起板凳直奔晒场,给自己占一个理想的位置,不一会儿院坝里安放好了长短不齐、高低不一的凳子。

  那热闹的景象冲淡了我的疲惫感,我感到自己像“皇帝”一样变得伟大起来。整个村寨一片欢腾、热烈,就像火柴头遇到擦皮。嘿嘿,那场面啊,现在叫精神盛宴,那时我们叫给眼睛打牙祭。嘿嘿,一个农村放映员,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你说有多牛!那是很受欢迎很吃香的职业啊!特别在广大的不通公路的农村牧区,我,享受着现代的影星歌星一般的超级待遇。这待遇至今让我想起吃香喷喷酥油煎蛋的味道,在上个世纪物质极度匮乏的七十年代,能在藏寨吃上老乡给你做的酥油煎鸡蛋,那可是“土司和头人”的待遇了!只要随便入住哪一家,就会听见筷子在碗里发出的极有节奏感的碰撞声,就会想象出蛋清和蛋黄在经过搅拌后已经混在一起,接下来就会听见锅里发出吱的悦耳声,顿时,一股扑鼻的香味从厨房里扑面而来,这香味立刻引出浸在牙缝里的唾液在嘴里翻滚,那馋劲儿恨不得把装煎蛋的碗筷都吃了。很快,一碗撒上毛盐的金黄里透白的煎蛋端到我的面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