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人已归桃花源


□ 金 锦

  获悉鲍思陶教授去世的消息。是在追悼会开过之后的那个秋雨霏霏的黄昏。他的同班同学吴良训语带悲凄地告诉我:“张老师。思陶已经走了。我去济南参加追悼会刚刚回来。”我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阵子回不过神来。我忽然记起,前些时良训好像给我说过思陶病了。我以为不过是一般的流行疾患,根本没料到会是夺命的癌症。不然的话,说什么也得在他生前去探望一下。
没过几天,他的另一位同学郇玉华及其爱人来菏泽,我和良训、恩强陪吃晚餐,没说几句话。就提起了思陶的事。谈及他的才学,他的为人,他的家庭,赞佩,惋惜。嗟叹,每句话似乎都格外沉重,因为逝者毕竟刚及50岁,是山东大学文学新闻学院既有实力又具潜力的年轻教授,正值人生盛年,事业巅峰,学术生命如日中天。如此英年早逝,让人深以为哀。那顿饭吃得很慢,吃得很久,低度酒也觉得特别的辣,特别的涩,特别的苦,从他们口中,我又知道了思陶许多信息,回到家里,辗转反侧,悲从衷发,久久难以成寐,思陶那清癯矍铄的身影总在眼前飘忽闪现。
思陶1978年9月考入山东大学中文系,我正好毕业留校,担任他所在班级的政治辅导员。当时高考制度刚刚恢复,这个班一百多人,都是凭真才实学考上来的,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只有19岁,“老三届”大都过了而立之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