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求你揍我一顿吧(中篇)


□ 津子围


大宝这几天眼皮总跳,按通常的说法,左眼跳财右眼跳祸,问题是,一会儿左眼跳一会儿右眼跳,跳得大宝十分烦躁。大宝回家,眼皮上沾着一个大米壳大小的纸片,母亲见了,很是担心,她反复嘱咐,开车要小心点儿,车可不长眼睛。母亲这样说,大宝有些不耐烦,他说车是没长眼睛,可我长眼睛了。
严格地讲,大宝心情不好也不完全是因为眼皮跳,在眼皮跳之前,他就觉得心里发闷,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问题不在于心情好或者不好,难题出在,大宝找不到使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在一群也开出租的哥们那里,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给我一个理由。对方通常在无法解释的时候说:因为我帅呀!现在,自己跟自己说“因为我帅呀”,肯定不解决问题,而且,只有脑袋有病的人才会这样自己宽慰自己。
大宝是夜班司机,按约定,他要在晚上6点接班。由于心情不好,这几天接班他总不准时,晚!白班司机大老徐也不是车主,跟他一样是“打工师傅”,大老徐见大宝拎一瓶冰红茶过来,涨红着脖子说:“哥们你讲究点好不好,瞅你眼睛都瞅残了。要知道你现在来,我一个大活早干完了。”大老徐说的“大活”是出租车行业里的通俗语言,是指超过50元以上车费的生意。大宝漫不经心的样子,他问:今天的活不好吗?大老徐的脸仍春风吹不透的样子,他说溜了一天,就晚上碰到一个大活,还没干成。哥们,照顾一下,你光棍一条无所谓,我可得养家蝴、蝴、蝴口。大老徐有不严重的口吃,平时还好,一生气,就结巴。大宝见大老徐动了真气,就把新买的只抽了一颗的石林烟递给大老徐,“得了,这盒给你消气。”大老徐的胳膊用力挡了一下:“你少来这套。”话音一落,大老徐似乎又改变了主意,他把烟拿在手里,临走,他对大宝说:下、下不为例!
大宝接车不久,就有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来打车,那人面无表情,“去鸡场。”大宝回头瞅了瞅,那人就一句话,后面没了。大宝想,机场可是个大活儿,怪大老徐没福分,只是,自己现在的心情,大活儿也高兴不起来。
去机场的路上,大宝和乘客都闷着,大宝几次想找个话茬儿,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人的表情,到了舌尖的话又咽了回去。车已经开出立交桥,面无表情的人说话了:“去哪儿?”大宝回了一下头,说这就怪了,你不是去机场吗:“这是去鸡场的路吗?”“不是机场的路是哪的路?我只知道这一条路。”面无表情的人开始有表情了,不过那表情很凶恶:“小子,你别把我当外地人糊弄,你去哪个鸡场?”“这就怪了,还有几个机场?”
“停车,”身材魁梧的人拉住大宝的后车座。大宝一下火了,大声说:“你想找事吗?”
那人似乎比大宝还凶,他说找事咋的?
大宝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大宝在对方的目光中激发了斗志,他真想和这个找事的家伙打一架。就在大宝和身材魁梧的人目光较劲儿的过程中,大宝突然想到眼皮乱跳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开始收缩,觉得没了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