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学的介入


□ 赖国栋

读罢韦兵先生的《问题隐含了时代的脉动》(《读书二○○六年七期》)一文,特别是第144页的理论阐述,我第一个自然想到的是萨特。萨特在《什么是文学》(《萨特文学论文集》,施康强等译,安徽文艺出版社一九九八年版)中指出当代文学应该摆脱唯美主义与语言游戏,从而转向对社会和(广义上的)政治的承诺,也就是说,文学应该介入社会与政治。那么史学的功能又如何呢?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强调史学的求真等功能,但是在如何介入社会上,人们还是三缄其口。笔者认为当代史学也应该介入社会与政治,并且发现史学的社会公用(政治用途),即从时代中提出应当解决的问题。史学的这种介入意味着表达或者创造意义,并且提出了历史学家应该与意义打交道。历史学家的责任一方面在于再现世界,并且作为其意义的直接见证人,另一方面阐释这个历史世界所产生的意义。
“以问题为导向”是年鉴学派的重要概念之一。历史学应该以问题为研究的出发点。但是,历史学研究并不是也不可能做到价值中立,因为史学家的审美趣味、价值判断影响了他的选择,同时每个人选择过去的图景都是建立于他自身认为重要的基础之上。由此观之,我们对历史的理解在某种程度上是我们理解当下自身的条件,而这种理解也影响到我们对未来的期待。换言之,我们应在历史中探求什么取决于我们的期待;历史学同时要面向未来,而不仅仅是面对过去。希望更多的史学工作者可以深刻地反思我们时代面临的、关乎未来的、历史本质的问题,诸如民族创伤、历史记忆、历史叙事、族群认同、历史教育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