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儒道智慧与张炜创作中的生态意识



  摘要:张炜在创作中流露了浓厚的生态意识,这种意识的形成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作为张炜思想的基本框架,传统的儒道思想蕴含了浓郁的生态思想:他们提出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主张所包含的万物一体的生命意识、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对自然的欣赏等生态思想对张炜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另外,儒家的“仁民爱物”、道家的“少私寡欲”等思想对在当今社会创造和谐的人际关系,化解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的社会生态、精神生态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力。
  关键词:儒道智慧张炜生态意识影响
  
  生态问题与现代文明相伴而生。在多年的文学创作品中,张炜在对现代文明的批判中向我们展现了种种触目惊心的生态危机:对自然的掠夺性开发,环境污染,人与自然和谐图景遭到严重破坏;人与人关系恶化,社会情感消亡,社会正义倾斜;人的欲望膨胀,精神空虚等症状日益严重……张炜对此表示惆怅、忧虑,表示痛心,甚至愤怒。诚然,这种生态危机的现实状况使张炜意识到了具有生态意识的重要性。但要真正确立生态意识,还必须寻求相应的思想资源。以往大部分论者将张炜生态意识重要体现之一的眷恋自然情结归因为他的童年经历。这本是无可厚非的,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其童年的生活形态、认知方式、童年记忆等都会对其创作产生重要影响,在其创作中留下深刻的印记,并在其作品中持久不断地得以反映。但我们也应注意这种简单归因方法的局限性,影响作家创作的思想资源绝不可能是单一的,而应该是多元融合的。从表面上来看,作家的创作是自由的,他们可以自由地构思,虚构和创造自己的艺术世界。但是,在这种自由中也有不自由,他在创作中的所有活动无不受到文化的支配, 他会自觉不自觉地成为一种文化观念的代言人。相对西方文化对自然的掠夺、盘剥、谋算、征服,中国文化走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道路。中国传统文化讲究人与自然的天然亲和关系,从作为儒、道两家共同源头的《易经》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山东作为孔孟之乡和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孔孟之道”在人们的道德伦理和行为方式中有着消不掉的印记。另外,张炜长期生活的胶东半岛地区,自古道教盛行,有着深厚的道家文化土壤。儒道两家的“天人合一”、“仁民爱物”、“道法自然”、“少私寡欲”等思想蕴含着浓郁的生态意识。相信深受儒、道思想浸染的张炜在创作时绝对不会无视这些先人的智慧之光。
  
  一、“天人合一”、“仁民爱物”等儒家思想的熏陶
  
  天地产生万物,人与万物共生是儒家自然观的基本思想。孔子在《论语•阳货》中曾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在其眼中,天是客观存在的,四时运行,百物生长是天的客观性的表现。荀子指出:万物是有自然界的各种生物相互影响、相互转化而产生的。“列星随旋,明递火召,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荀子•天论》)。《易经•序卦传》中指出“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天地产生人类及万物,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张炜在其创作谈中也曾反复强调这一思想:自然界是不可分割的和谐整体,是一个庞大的生命循环,“人直接就是大自然的稚童”,是大地的一个器官。人的血脉根系就在自然之中,我们必须依托于自然并受自然的庇护才能幸福的生存下去。一个远离自然的人,是不会有真实的情感流露的。
  既然这样,人应该与自然和谐相处。达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的思想观念,天人合一最早滥觞于《易经》。《易经•乾卦•文言传》中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这里的“大人”,正是天人合一思想的集中体现者。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依自然规律而行动,表达着儒家的生态理想、生态良心。既然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人要依赖自然界才能生存、发展,那么,保护环境,保护自然资源,维护自然生态的持续、健康发展就成为儒家生态智慧的题中之义。孔子竭力反对竭泽涸鱼、覆巢毁卵的短视行为,提出“钓而不纲,弋不射宿”的主张,孟子更是直接提出了“取物以时”的生态道德观念:“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孟子•梁惠王上》)荀子在《荀子•王制》中也有相似的论述:“不无其生,不绝其长”,“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这些都充分反映了儒家对自然细致入微的观察及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以期维护生态系统的平衡的努力。在多年的创作中,张炜对自然的痴心书写可谓一以贯之。从第一个小说集《芦青河告诉我》开始,张炜就反复称赞那个宁静、优美又充满勃勃生机的大自然,即使是在融入道德评判和哲理思考的中篇小说《秋天的思索》、《秋天的愤怒》,长篇小说《古船》中,我们依然能够找到关于胶东半岛的迷人风景。张炜渴望着人与自然、人与生命的和谐,并且用他的的艺术感觉为我们营造了一个万物通灵的和谐境界,与此同时,他也就不可能回避人与自然相冲突的内容。越是寻求着人与自然、生命的和谐,就会越深切的感受到人类的粗暴和对生命、对自然的践踏是多么的可怕。在作品中,张炜对自然生态的恶化现状给予了充分的关注。《问母亲》中宁子小时周围那个真实的世界被破坏了,树木稀少,沙土飞扬,人比树多,海水也变浑了。宁子常常像母亲询问以前家周围的情景。母亲回忆起她那时常在莽林中迷路还有捡不尽的蘑菇,她说当时树林中的鸟儿太多了,以致它们每天夜里翅碰下的树枝就是用不完的烧材。而现在过去那个近乎童话的世界没有了,母亲的回忆更加深了我们的疼痛,心痛以前的林子,蓝蓝的大海,洁白的沙滩;《九月寓言》中的小村伴随着煤矿的塌方冒顶而彻底消失;《刺猬歌》中唐氏父子毁灭性的开发使原先无边的密林变成了不毛之地……而这些只能算是疯狂“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缩影。面对这些,张炜在痛心疾首之余开始反省,试图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