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途的羔羊


□ 王立庆

  他喝了一点儿小酒,无意地照了一下镜子,偶然发现自己的头顶上像夜色下的一块月亮地儿了,它又光又亮,没有一点儿植被了。于是,就不自主地摇了摇头,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否定,最好的人生季节已不复存在,时光从人生的朝霞到夕阳就像一个神奇的小偷,从自己的脚下,从自己的手指缝儿里悄无声息地逃走了。如今一想,真叫人不寒而栗啊。他一共也没喝几口酒,可是心里特别闹得慌,似乎有酩酊大醉的怅惋,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无不使他茫然伤感。这么多年来仿佛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一切。
  当年,他是全县高考的状元。他上大学读书的时候,每逢假日回到家里,乡亲们是多么拿他当回事儿啊,这些人家要是有什么好吃一点东西,都愿意高兴地送过来给他吃,根本不拿他当外人,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不,比他们自己的孩子还高贵。乡亲们认为他是个争气的孩子,他能考取重点大学,不仅仅是他自己和他家族的荣耀,也是全村子的面子啊。这个时候,他刚满十八岁,看什么东西都充满活力,充满青春;稚嫩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对未来的憧憬。那时照镜子,不仅自己看上去有朝气,别人看上去也意味着一种美好和追求。他知道,生活给与他这样的机遇是多么不容易啊——他昂起头来望着那残垣敝瓦的房屋和屋顶瓦缝儿里探出头来的荒草,更由衷地感到了自己的幸运。
  他十来岁的时候,每天放学回来把书包一撂,就得到山上打猪草砍柴了。他依稀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留在田埂山上的影子。他是那么小,山是那么高大,草木丛是那么幽深,路是那么蜿蜒狭窄悠长,悠长得似乎没有希望的尽头。然而他只有一个最切近的愿望,那就是要把从山上砍下的柴捆扛下来,尽管山路狭窄崎岖,但他每次都能把比他身材长一倍还多的柴捆趔趔趄趄地背下山来。夕阳的余晖铺满旷野的田埂,有一个看不着人的柴捆影子向冒着袅袅炊烟的村落移动……那就是幼小的他,正肩负着未来的希望蹒跚地走向破败的村落,他衣衫褴缕汗流浃背,可他没有任何无奈和抱怨,没有任何要求和奢望,哪怕曾经委屈过痛苦过!
  他似乎醒了点酒,放下手中冷酷无情的镜子,叹道,逝者如斯!然后掩面而泣。
  他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一所很像样很有名气的省级重点高中当了一名老师。他刚到学校上班的时候,住在女单身宿舍楼的对面,他经常拉开窗帘打开窗子,把他最喜欢的阳光新鲜空气放进来。偶然间他发现那些未婚的女老师个个都很漂亮,尤其他们刚洗完澡,披着闪亮的黑发,穿着便装扭着屁股在他的视线里晃来晃去的时候,女人的轮廓曲线是那么鲜明美妙,仿佛离这么远他都嗅到了女人梳洗的味道。此刻,在他心目中就算拈阄摸着谁也没有不如愿的,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神秘和美好。于是他处心积虑地设法接近他们,想尽办法取悦他们。他就像处于饥渴状态下的一头狮子,终于有一天那双血红的眼睛盯上了一个女人,她就是他后来的妻子。
  于是,他闪电般恋爱,闪电般结婚。婚后不到俩月就觉得妻子没有别人的老婆美了,什么手指不够修长啦,脚板过大啦,身上肉少啦,身材短小啦,皮肤不白啦……即便妻子殷勤体贴微笑,裸露出冰清玉洁的肌肤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也总觉得有一种一盘菜品久了的乏味之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