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秀才与刽子手》秘史


□ 李胜英

  第一回杀回上海滩
  
  地点:桃江路咖啡厅时间:2005年3月
  
  虽说已是阳春三月,依然寒风凛冽。接到文广局老友郑炳辉先生来电,相约与久未谋面的郭晓男导演碰头叙旧。次日晚九点,我来到位于衡山路桃江路口的咖啡厅。这是一家带有欧陆风情的咖啡厅,幽静、神秘,裹卷着太多的迷蒙和期待。人不多,大都窃窃私语。郑炳辉和郭晓男已先到,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短暂的寒暄和握手以后言归正传。有着太多奖项桂冠在身的郭晓男导演近几年似乎把上海给忘了,他一脑门子钻到了浙江大排越剧,自然,这和他的夫人是浙江的越剧皇后茅威涛不无关系。然而,郭晓男毕竟是上海的郭晓男,久不露面自然要被人记起。于是,我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可以回上海来排戏了”。于是,郑先生笑了:“这正是今天约你出来的原因。”于是,不谋而合。
  其实郭导演早有此意,杀回上海,只是没有契机。十几年前我曾与郭导有过一次失之交臂的合作。那还是在话剧艺术中心成立之前,我在老青话担任业务副团长,曾经为了排一个新戏《午夜心情》和郭晓男有过紧密联系,只是后来因为别样的原因,阴差阳错而没有合作成功。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希望和晓男合作,但也都因为各自忙碌而无果。所以这次晓男想回来排戏正合了我的心思,也算是再续前缘吧。于是我说:“两条途径:一是我为你选剧本,当然是你喜欢的;二是你推荐剧本,当然也必须是我看中的。”晓男早有准备,当场取出四个剧本,告诉我这几个剧本都是很不错的,定哪个他都喜欢。这四个剧本中就有《秀才与刽子手》,记得还有《刺客》(这个剧本后来北京的林兆华排了,由濮存昕和何冰主演)……几天以后,我告诉郭晓男,四个剧本我都看了,都不错,但我最最看中的是《秀才与刽子手》,晓男“哈哈”了两声,回答我:“你挑了一个最棒也是最难排的戏……”我也“哈哈”两声,回他一句:“对你而言,容易排的戏还有意思吗?”……这个非常“另类”的戏终于被列入了规划之中——当我向杨绍林总经理汇报了这个题材并征求他的意见时,他给了我非常明晰的指示:“我已经给了你剧目的决策权,你认为好就上,不需要我再来定夺了。”曾经拿着这个剧本给好几个剧团看过却最终都因为吃不准而没被接受的编剧黄维若在首演后给我发了一个长长的短信,他说:我要感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我要感谢你们的制作人制,由于你们的好机制,给了这个剧本生命,给了它见观众的机会……
  
  第二回密谋西子湖
  
  地点:西湖边茶室时间:2005年10月
  十月的杭州美不胜收,西子湖畔更是让人流连忘返。相约杭州,四条汉子首次聚首:编剧黄维若、导演郭晓男、舞美设计黄楷夫,再加上制作人我。晓男、楷夫都是老朋友了,唯独黄维若,虽然为购买剧本版权事在网上书信往来已多个回合,但真正见面这还是第一次。从上海出发去杭州的一路上,我在心中揣摩了无数个黄维若的模拟画像,最后我心画了自认为符合人物性格的标准像:个子不太高,因为能写出这个剧本的人绝顶聪明,而聪明的人不会太高,脑袋离地较近,就像我们敬爱的邓小平同志;另外,不会太漂亮,太漂亮的人成不了怪才鬼才,就像我们熟悉的戏剧界怪才编剧大师沙叶新、魏明伦,他们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见面之后,我不禁哑然失笑,太准确了!不过,他还是比另两位大师要稍微漂亮一点。交谈中,我不禁对这位鬼才教授刮目相看:他静静地坐着,静静地听,从不抢话,只是在饭桌上的谈话出现停顿时插上几句,声音细却语意清晰,不露锋芒却语出惊人,不过话吐出来的时间比起他先动的手势和头势要慢半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