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断翅之后


□ 王顺东

□ 王顺东

二十一世纪初的一个金色秋天,在福建土楼风景点——永定客家人聚居的地方,成群结队熙熙攘攘的游客中间,夹杂着一位瘦高个子黄发碧眼的老年白人,他的旁边走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年中国妇女;老年妇女的个头也就刚搭到白人老者的胳膊肘,很显另类;不时被好奇的游客指指点点,窃窃议论。一路上,老者始终怜惜地牵着她的手,时而和颜悦色地看看她,时而两人亲切地呢喃细语,携手相依。他们的身旁陪伴着一个着客家衣装的娃娃脸小伙子,脸上泛起由衷的微笑。当他们沉浸在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美景里时,白人老者向陪同的客家小伙突然问道:

“县城东门外的那座基督教堂还在吗?”

小伙热情道:“在的,在的,还保存得挺好呢。”

于是,他们来到了那座颇显老旧沧桑感的基督教堂跟前。

白人老者深情地指着教堂对中国妇人说:

“它还是老样子呢,桂娥,你还记得我们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的情景吗?”

“怎么不记得?这里是我的老家呢,当年我穿上了你从美国给我带来的白色婚纱,你给我戴上了婚戒,那么多的乡亲赶来看热闹,你还向我幽了一默哩……”夫人肖桂娥亲昵地望着白人老头回忆着说。

白人老者眨一眨活泼的蓝眼睛回应道:“记得,记得,还是教堂的牧师迪约翰先生给我们主持的婚礼呢。”

陪同的客家小伙顿时惊讶道:“啊,你们是在这里举办婚礼的?真没想到,太神奇了。”

“不神奇,是事实。”白人老者和夫人肖桂娥平静地看一看教堂说。

于是,两位老者向客家小伙自豪而悲怆地述说起了他们在永定仙师山区偶遇的经过。

那是在1943年11月的一天,临近中午,永定仙师山区上空,从西面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怪叫声,接而枪炮声大作,把仙师山区的寂寥彻底撕碎搅翻了。

客家猎户肖山源带着女儿肖桂娥闪出森林,抬头望去,只见一架涂抹着白色大鲨鱼牙齿的飞机被十几架染着红色膏药旗的日本战机紧追不舍;大鲨鱼孤单无援,在空中上下起浮,摇摇摆摆,毫无还手之力;眨眼间,大鲨鱼肚腹中间冒出滚滚浓烟。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弹声,大鲨鱼顿时打一个滚,变成一个大火球,向一座无名山头撞去;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那座山头瞬间劈去了半边,燃起了熊熊大火。刹那间,浓烟中突地崩出一朵蓝色大蘑菇,那是一架降落伞,伞下吊着一个人,飘飘悠悠向森林中落去。

日本人的三架飞机在冒着烟火的无名山头绕了一圈,飞走了。

肖山源父女俩被眼前的情景惊讶得目瞪口呆,心中怦怦直跳;肖桂娥慌里慌张指着降落伞说:“阿爸,那伞下是个人哩。”

“没错,快跑,快去救那个人!”肖山源没有多想,本能地拉起女儿,边吩咐边跑。

“阿爸,能救吗?那是个好人还是坏人,我们可别救错了。”肖桂娥跟着阿爸边跑边问。

“你没看到他是被贴着膏药旗的日本飞机打下来的,被日本鬼子打的人绝不是坏人;快跑,去救人要紧!”肖山源顾不得女儿多说,拽着她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向降落伞落下的方向跑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