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族文学“大年”的精致记忆


□ 范咏戈

由叶梅担任主编,李霄明、石一宁担任副主编,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中国少数民族文学2011年度选》称得上体大思精、卷帙浩繁的一项文选工程。五卷书分为“小说卷”(上、下)、“诗歌卷”、“散文卷”、“评论卷”,近200万字,入选篇目219篇,入选作者和篇目相当。它是2011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大年”2011年的一个精致缩影。

这项文字工程做起来费时费力却极有意义。正如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女士在“评论卷”的文章中所说:“少数民族作家对民族历史记忆和文化经验的动情观照,对人与自然深层关系的虔敬思考,对时代特色和社会生活的别致描摹,对人类共同理想、尊严和美德的坚定守望,以及对优美母语和汉语的精致运用,都是今天中国文学不容忽视的风景,都构成了中华民族珍贵的历史符号和文化财富,就像灯火一样,照亮了中国各族人民思想的表情和人性之美。”无论当下文学语境和社会生活发生着什么变化,无论当下的文学格局如何波谲云诡,无论站在哪个坐标点俯察仰视当代文学,缺少了“多民族文学发展”这个基本视点便很难作出准确、全面的判断。中国文学新世纪发展繁荣之路,必将是多民族文学发展繁荣之路。这套大书展示成果的同时也确立了这一时空坐标,检阅作家队伍的同时也树立起21世纪文学的信心。

《2011年度选》发凡起例为推动中国的多民族文学发展,其荦荦大者首先在于彰显那些反映当下现实,表现人性之美,激活本民族历史记忆和文化经验的佳作。以小说为例,《浮世》(回族,石舒清)讲的故事虽然有些凄苦,但去新疆挖煤的丈夫因矿难失去一只眼睛却并不悲伤,因为换来14万补偿金可带给含辛茹苦的家乡妻子盖房子。故事中的夫妻之情、人性之光令人动容;《舞场》(壮族,周耒)中那个卖猪肉的大姐也在追求精神生活的权利,一度沉迷于晚上到城市广场跳舞,待赔了钱后,丈夫为替她还钱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贫贱夫妻不贫之情感人肺腑;田耳(土家族)的《韩先让的村庄》中鹭庄办旅游的曲折,郭雪波(蒙古族)的《琥珀色的弯月石》中那个濒死也要找回私生儿子的父亲,都以细致的笔墨书写了少数民族地区的世态人情;而关仁山(满族)的《镜子里的打碗花》和叶梅(土家族)的《玫瑰庄园的七个夜晚》更有异曲同工之妙:两篇讲的都是“偷儿”进了富人家别墅区的故事,贫富差别、底层小人物的生活境况令人掩卷后既忍俊不禁又神摇意夺。入选作品较少宏大叙事却不乏底层叙事,宣示着作家们的人文情怀和文学担当,诠释着文学的价值和存在意义。故事虽各有不同,但叙事技法之圆熟,作品魂魄之厚重,绝非一般“读物”可匹。

《2011年度选》中,诗歌和散文虽然带有年度文选“截图”的印记,但仍然可以读到不少紧追时代并在意象经营、立意提炼上见出功力的佳作。苗族诗人末未的组诗《在沙漠,词语也会脱水》诗情澎湃,声震林木地表达了诗人对生态失衡的痛心和对沙漠植树者的歌颂。德昂族诗人艾傈木诺的组诗《来吧,来听雪花的缄默》抒发的思古幽情及爱情渴望十分真挚。其中《这么多的窗》一首在遣驱诗句、诗的形式上进行了成功探索。诗作一口气就用了15个“这么多”的排比,造成一种诗的气势和形式美感,也表达了诗人对空间挤压的焦虑。满族诗人张牧笛在《做个古代的人也很好》一诗中表达了疏离现代城市生活回归自然的愿望。而几位著名的少数民族诗人仍然是2011年诗歌方阵的排头兵。无论是吉狄马加歌颂玉树“嘉那嘛呢石”的气势磅礴、激情四射的《嘉那嘛呢石上的星空》,还是阿尔泰倾情回望蒙古族历史的《大青山》,晓雪把历史和今天打通的行吟新作《从贵德到循化》,金哲充满着含蓄美的爱情诗《夕阳》,冉冉为当下农村留守者画像的《乡村人物》等都带给读者诗的感动。

年度文选收入的散文佳作则构成少数民族文学另一道亮丽的风景。张承志深情地思念着油菜花,因为“它随风散洒,遇土生根,落雨花开,安慰天下”。艾克拜尔?米吉提的《阿勒泰,天下无处寻觅》在向读者介绍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今生来世中,表达了对故乡深深的眷恋。同样,丹增的《香格里拉》以“家乡人”的身份考证了香格里拉的历史,“香格里拉其实更多的时候,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里”这一点睛之笔可谓“千年一叹”。冯艺的《吴哥之上是金色》以一次对吴哥的造访发出真诚的和平祈愿。散文无定法,选者不拘格。于是文选中就有了如高深《大人物,有时也犯傻》这样嘻笑怒骂的妙文,有了赵晏彪《父亲的毒酒》这样令人百感交集的人物散文。散文写作也可能用时不多,但却不能把它当成是“小功夫”掉以轻心,它同样要求作家浑厚的文学素养。《2011年度选》中少数民族作家散文运斤成风,显现出气象万千之势。

不能不格外提及的是《2011年度选》的评论卷。为评论专设一卷本身就表明选家对文艺评论的看重:文艺评论虽然追踪创作却不是创作的附庸,它是一门具有独立品格的文学门类。“评论卷”中既收入《表述与被表述——多民族文学的视野与目标》、《“重述历史”现象论》、《少数民族文学意象的叙事性研究》等充满学理性的基本理论研究,也有《现代视野下乌江流域少数民族青年作家创作的审美意蕴》、《主体论视野中的藏族女性作家散文创作现象》、《哈萨克族当代文学中的现实关怀刍议》、《朝鲜族第六代小说家的崛起》、《民间话语视野下的鄂西民族文学》等主题性、地域性的作家群体研究;自然也不乏对少数民族作家个案研究的作家论,如对郭雪波、次仁罗布、玛拉沁夫、扎西达娃、阿来、吉狄马加、叶梅、梅卓等名家的研究。读过这些评论文章,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少数民族文学评论的品种诸体兼备,无论是对少数民族文学作整体性观照还是个案解读,少有自以为是居高临下不着边际或炒作名词术语的“评论”,而是贴近文本深入解读。因此往往要言不烦,给人带来新的启发。即或抹去“少数民族文学评论”放进当代文学主流评论中也毫不逊色。

《2011年度选》将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大年”载入了史册,是一次精致记忆盛宴,是检阅,也是出发。中国文学期待着。

责任编辑 杨玉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民族文学“大年”的精致记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