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店(组诗)


□ 桑克

  兴凯湖

  水和天都是灰的,看不出

  边界:水和天都是平静的,

  看不出皱过眉的痕迹。

  不像海洋,而像虚无。

  栎林之中肥大的落叶

  仿佛晒干的烟草,熏染着

  旅人的皮鞋。想象的湖与

  真实的湖,不是兄弟。

  我在秋天看见的湖水

  在冬天的时候,开始追忆。

  追忆必然存有缺陷么?

  如同沱江,真是绿的。

  不是脏绿。多奇怪的事情!

  水是灰的,仔细观察

  面部尚存微细的波纹。

  刚才的一瞥是多么的粗疏!

  旅人不可能看得太细。

  也没必要。如同生活这只

  老臭虫,没必要看得仔细。

  向水面注射镇定剂的是谁?

  谁说黑夜是安全的

  谁说黑夜是安全的?

  它分明就是火柴侧腼的一块黑色的磷皮,

  就等着一个东西急三火四地擦过它的脸颊。

  这是什么东西?你不得不关心

  近代的超克,现代的朋克;你不得不聚焦

  早市的黄瓜,夜市的番茄;你不得不相信

  天上的月亮,水里的月亮——

  它们全都关押在乌云的牢狱之中,

  关押在里芬施塔尔的小小的鸟巢之中。

  只是暂时——只是临时的——

  筋疲力尽的汽车旅馆终于等来

  两个朝气蓬勃的穿着一双旧拖鞋的年轻人

  藏匿

  你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没有谁能发现你的存在,无论是

  狙击手还是侦察机。你是安全的——

  你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绷紧的肌肉弹簧彻底松开。

  你忽然想起夜视仪,在黑暗之中

  能够看洁一切,虽然在圆形的视窗内

  你与周围的景物皆泛黄绿的颜色。

  你的头发竖起。而且,还有灵巧炸弹

  在卫星的指引下追踪着你的汗毛。

  你将手机关闭也能找到你的行踪,我听说

  那里面的芯片无时无刻都在出卖你的秘密。

  你用冰冷的身体。你想如果你能变成一条黑蛇,

  你就能控制体温,如同控制一幅呼呼作响的空竹,

  那么夜视仪和灵巧炸弹就等于废铁啦!

  而手机,你将之砸碎将之埋在哈尔滨的的洞穴之中。

  还有谁能够发现你的存在?你没有留口信给妻子,

  没有留便条给兄弟,没有留蛛丝马迹给组织。

  谁也找不到你。你再次叹了一口粗气,

  然后将绷紧的神经弹簧彻底松开。

  你忽然腾地坐起。在你思考这些的时候,你的主

  在黑暗之中悄然微笑。袖当然知道你的存在。

  难道你只能把自己变成一具真正的冰冷尸体?

  即使如此,你的灵魂仍在旷野之上游弋,仍就是

  散发着芳香的魅影,而你的圣主

  仍将一如既往地抚慰着你的伤痕。

  黑暗是透明的,是绚烂的,锦被。

  你躺在黑暗的地窖之中,一如躺在光明怀抱之中。

  你叹了一口气,然后,尊奉这命运的安排。

  阳朔致函

  看不见雪,但也分明感觉到寒冷;

  看不见冰,但也分明感觉到灵魂

  正如一条冻僵的花蛇盘踞在身体之中。

  你竭力使自己看上去像一个游客,

  一个骄傲的窥伺者,观察并想象

  店铺之内幽闭的生活,在傲慢地拒绝

  兜售者的纠缠之后,建立所谓个人的

  愚蠢而矫情的优越感。或许想过:

  独山不可攀援,犹如人生的某些目标;

  清水不可养鱼,犹如个人的某些欲求。

  在尘土之中你只是尘土,而在沙砾中,

  你或许将是一粒与众不同的沙砾。

  然而这又有什么意义?你与朱枫

  默契地交换眼神,你们仿佛在一瞬间

  回到铁狮子坟的槐荫之下,你们

  计算着你们曾经忽略过什么:中北楼

  空中落体,或者一场无聊的秋雨。

  夏雨也是无聊的。冬雪似乎新鲜一点,

  然而保鲜期能否维持一个礼拜的确是

  一个不比生死问题更硬的烂问题。

  公路陷于黑暗的包围,打盹或者进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 夜店(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