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店(组诗)


□ 桑克

  兴凯湖

  水和天都是灰的,看不出

  边界:水和天都是平静的,

  看不出皱过眉的痕迹。

  不像海洋,而像虚无。

  栎林之中肥大的落叶

  仿佛晒干的烟草,熏染着

  旅人的皮鞋。想象的湖与

  真实的湖,不是兄弟。

  我在秋天看见的湖水

  在冬天的时候,开始追忆。

  追忆必然存有缺陷么?

  如同沱江,真是绿的。

  不是脏绿。多奇怪的事情!

  水是灰的,仔细观察

  面部尚存微细的波纹。

  刚才的一瞥是多么的粗疏!

  旅人不可能看得太细。

  也没必要。如同生活这只

  老臭虫,没必要看得仔细。

  向水面注射镇定剂的是谁?

  谁说黑夜是安全的

  谁说黑夜是安全的?

  它分明就是火柴侧腼的一块黑色的磷皮,

  就等着一个东西急三火四地擦过它的脸颊。

  这是什么东西?你不得不关心

  近代的超克,现代的朋克;你不得不聚焦

  早市的黄瓜,夜市的番茄;你不得不相信

  天上的月亮,水里的月亮——

  它们全都关押在乌云的牢狱之中,

  关押在里芬施塔尔的小小的鸟巢之中。

  只是暂时——只是临时的——

  筋疲力尽的汽车旅馆终于等来

  两个朝气蓬勃的穿着一双旧拖鞋的年轻人。

  藏匿

  你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没有谁能发现你的存在,无论是

  狙击手还是侦察机。你是安全的——

  你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绷紧的肌肉弹簧彻底松开。

  你忽然想起夜视仪,在黑暗之中

  能够看洁一切,虽然在圆形的视窗内

  你与周围的景物皆泛黄绿的颜色。

  你的头发竖起。而且,还有灵巧炸弹

  在卫星的指引下追踪着你的汗毛。

  你将手机关闭也能找到你的行踪,我听说

  那里面的芯片无时无刻都在出卖你的秘密。

  你用冰冷的身体。你想如果你能变成一条黑蛇,

  你就能控制体温,如同控制一幅呼呼作响的空竹,

  那么夜视仪和灵巧炸弹就等于废铁啦!

  而手机,你将之砸碎将之埋在哈尔滨的的洞穴之中。

  还有谁能够发现你的存在?你没有留口信给妻子,

  没有留便条给兄弟,没有留蛛丝马迹给组织。

  谁也找不到你。你再次叹了一口粗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