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胡


□ 安欣(瑶族)

  镇上有人记得,1942年的冬天,奶奶去秦山上采药时遇一场特大的暴雨,然后就失踪了。可是,三天后又回来了。

  这个事件像一个绵长的音符长久地在黄古镇上萦绕,因女主角并没有如他们预料的那样被日本人抢走,或是无端地摔下悬崖死去,而是好好地又回来了,没有丝毫受损,还是那样飘于尘世之外的美丽。

  那一年,奶奶十六岁,她不言,不语,只微微一笑,便倾倒黄古镇的小伙子们。可是,她是聋哑人。所以,当人们对她那三天的去向在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时,她因听不见,也就不用费劲去解释。就像一首再好的歌,唱久了也会腻。后来,找奶奶要草药的人也就不再试图知道点什么,仿佛这个事件就过去了。

  奶奶的双亲早早离世,给她留下了一个草药方子。那是个神奇的方子,谁也没见过,只有奶奶能熟练地把一些看似平常的草根混在一起,熬成汤喝,便有了奇效。只要找到奶奶,那些个跌打损伤,无儿无女的就能得到医治,这个传下来的药方让聋哑奶奶在众人面前简直成了神仙一样。

  人们对奶奶的一举一动也就更为关注。更何况,之后奶奶的行为又是那么惊世骇俗。在深居简出之后,她在第二年曼陀罗花开得最烂漫时生下了老马。是在家里自己剪的脐带。我不能想象奶奶是怎样做到了,但她神奇地做到了。

  老马的出生让那个已经让人忘记的事件又浮出水面,奶奶也从一个神医瞬间成为人人议论的不贞洁女人。

  镇上的女人都各怀心事地猜测,回家逼问男人无果后暗自打探老马会是哪个男人的孽种。

  但很快,这样的揣测便被推翻了,因为人们发现还是婴儿的老马长得太特别了´跟黄古镇上哪个男人都不像。

  到现在,当我每次望着挂在我家朝南的房间墙上照片里的老马,还是觉得老马帅得非同寻常。他长得高瘦,眼睛深蓝如一面湖水,脸部轮廓清晰得像大卫塑像,典型的混血模样。

  也有人叹息着说,奶奶是中了秦山的邪气,才生了个妖孽。

  后来人们自然地想起了奶奶上山采药时的失踪事件。这件事跟她生下老马有着直接关系。

  有人看到奶奶回来时背篓里没有草药,只有一个有奇怪图案的类似肩章的东西,硬硬的,奶奶很快藏了起来。所以有好事者说,这是美国驼峰队落难的队员留下的。

  可没人看见过美国飞行员。

  于是,只是猜测。老马就只是一个传说。但老马是个野种,是不争的事实。

  背地里,女人会在枕边狠狠叮嘱男人,不许靠近那个放荡的女人。

  黄古镇上的人像躲瘟疫一样躲着老马和母亲。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把关于老马的出生传得越来越玄乎,而且经年不息,常常被人提起来温习,像反复温习一部听来的充满诱惑的传奇电影。

  我之前并不知道,原来一个并不确定的被人臆想出来的身世也会成为一种灾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