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想蒲棒草(短篇小说)


□ 墨凝

  虽然奶奶从乡下到了城里和小凌住在一起,可小凌还是感到就像是一个人在生活。奶奶除了每天做家务外,整天和她絮絮叨叨。吃饭的时候,奶奶会一遍一遍地说,吃饱了,吃饱了,这个有营养,那个有营养;出门的时候,奶奶会一遍一遍地说,街上车多、人多,躲着点儿车,防着点儿人,现在开车的都像毛兔子,坏人遍地都是,别和陌生人说话……

  小凌心烦的是奶奶还在把她当孩子。也不是傻瓜,谁吃饭还能不吃饱呀?也不瞎也不聋的,能不知道躲车吗?至于别和陌生人说话,小凌更感到好笑了,奶奶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现在的电视剧胡编乱造,让奶奶都蒙了。小凌一直认为和陌生人说话,比和熟人说话安全多了。和陌生人说话就像QQ上的聊天,可以放开了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谁也不用防着谁,至少不用提防自己的话被传了瞎话,招来麻烦。小时候奶奶经常给她讲“狼外婆”的故事。假如所有的人把防范的门打开了,“狼外婆”也就逃得无影无踪了。小凌认为这个世上根本没有狼外婆,“狼外婆”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人编出来吓唬自己愚弄别人的故事。编这故事的人是疯子,信这故事的人是傻瓜!小凌心里这样骂着的时候,是把奶奶排除在外的,因为奶奶没文化。没文化的人就像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这话是奶奶说的。

  奶奶叼着烟袋和几个老太太围着火盆,手心手背地烤着,说起村里不公平的事情,奶奶就这样说,咱是一群没文化的小老百姓,就如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别的奶奶也跟着说,现在的事情没法说,咱小百姓吃饱不饿就行,有的事情让咱管,咱也懒得管……光听辘轳把响,也不知道井在哪儿,管不好还惹一身骚!

  那时候小凌还小,听不懂奶奶们说的是什么,却在心里说,奶奶们的屁股真沉啊,火盆里的火都成了灰烬,她们还一遍遍用铲子扒拉着,怎么扒拉也都是灰烬了,她们还不散去。她们每天几乎都说一样的话,围着一个火盆,抽一种旱烟,多无聊啊。小凌有时候就在想,是不是年龄大了就喜欢天天做无聊的事情呢?假如不是,那她们怎么没有疲倦的时候呢?屋里的空气混浊得让小凌睁不开眼睛,她几乎受不了了,想跑到外面去。可奶奶不让她出去,奶奶说你爸妈不在跟前儿,你出去冻感冒了,咋整!小凌出不去,就把手贴在玻璃窗户上,手凉了,就跑到火盆上去烤,烤热了再贴上去,玻璃上的霜花终于被她的小手焐化了,一块巴掌大的透明,让她能望见外面的世界,外面是一片干干净净的银白。

  望着望着就望见后院的赵小子,趿拉着_二双露脚后跟的黑趟绒棉鞋,踢里塌拉地跑了过来,赵小子的衣服黑得像打铁,他妈妈是翱巴,嗓子像拉风匣,一冬一冬地咳嗽,有时候一口气要憋挺长时间,才能喘上来。有几次小凌看见他妈都憋得满脸涨红翻白眼了,半天没看见喘气,以为这下憋死了。可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呼隆一声,就像堵住喉咙的什么东西沉下去了。她短促地喘着说,孩子别怕,你赵婶的命贱,赖赖唧唧的抗活!她就像她时时刻刻守着的火盆,眼看没火了,可扒拉几下,就有微弱的火星泛上来。她连自己都伺候不了,就别说伺候孩子了。瘦了吧唧营养不良的赵小子就像活在黑暗洞穴里的蚂蚁,什么颜色的衣服也都穿成了黑色。所以小凌有时叫他黑蚂蚁,小凌和赵小子在河边看过蚂蚁搬家,许多的黑蚂蚁,像一条河流。小凌问赵小子,蚂蚁为啥都是黑色的呀?赵小子想都没想就回答说,蚂蚁整天在土里爬来爬去的,能不黑吗!小凌听了他的回答,没有吱声,只是用眼睛盯着他看,赵小子就被看毛了,以为他回答错了,就补充说,你不信我说的呀?不信你看看蝴蝶,整天在花丛里飞,就成了花的!小凌说,我信你呀,我看蝴蝶干吗,我看你就知道你说的是对的——黑蚂蚁,黑蚂蚁!小凌咯咯地笑,赵小子也嘿嘿地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