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动野苇洼


□ 阿慧(回族)

  耳朵里被风声灌满,有风掀开我的对襟小褂。小路在脚下簌簌逃窜,如一条受惊的土青色长蛇。我从村里逃向村外,逃亡的脚步与心跳一同起落。一脚踏翻了田垄上村人的草筐,那筐连同新割的草咕噜噜滚下了水沟。泥鳅他娘从红薯地里狐疑地直起腰,扬着一把长长的青草,她很想叫着我的乳名骂上几句,我已经跳过水沟逃到玉米地头,她的骂声终究没有追上。

  玉米地里风声止了,玉米叶子的哗啦声却在耳边继续。挥舞两条细小的胳膊,好让绿玉腰带似的叶片不遮挡前行的视线。还是摔倒了,压折了,几株玉米秆。慌忙爬起来又朝前奔了,石磙锐利的哭叫箭一样射向后脑,头皮嗖的麻了,全身的毛孔都汩汩地向外冒汗。玉米地像红军长征时的草地一样没有尽头,石磙的哭声没有止境,我仿佛被它追到了天边。

  面前陡然出现一汪清水,亮亮的晃闪我的眼,一时怀疑真的到了清明的天际。芦苇尖高挑着红艳的太阳,苇秆晃动着久远的神秘。

  一屁股蹲坐在潮湿的泥地上,喘息得如一只生气的蛤蟆。坐塌了草丛中小蚱蜢的家,它们在我腿边飞落得七零八散。这才感觉身上火辣辣地痛,低头瞧见自己的胳膊、小腿,甚至裸露的小肚皮上全是纵横交错的划痕,新鲜地红肿着。抹—下脸上的汗,似刀片划过的疼痛。这是玉米叶子的惩罚,它用无数条锯齿状的叶片,悄无声息地在我身上留下了累累的伤痕,如同我刚才在石磙头上留下的伤口一样。

  我把石磙的头砸了个血窟窿。我那块可恶的小砖头,直直地飞出去,准确无误地落在石磙头顶上,他“嗷”的一声就倒地了。 再坐起来时,血已流进他张得滚圆的大嘴巴,他的哭声染着血的恐怖。我站在矮墙上纸片般飘忽,心里默念这一切不是真的,我还睡在昨日的梦里没有醒来。但石磙娘像狼一样扑过来的身影,让我确信这是真的。在她伸手快要拉住我的一只脚时,我小猫似的跳下墙头,没头没脑地飞跑起来。记得我曾跑进西洼里我和奶奶孤独的家,瞅见奶奶在土屋前给我补破洞的衣裳,我的眼热了—下,还是转身跑了。我知道,这次破坏的窟窿实在太大了,不是奶奶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就能缝补得了的。我在土墙的豁口趴了一会儿,还是转身跑掉了,一双不听使唤的脚把我引到了这无人的野苇洼。

  这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乱坟岗。解放前,被砍头的、枪毙的罪犯,尸体无人认领,就顺便埋在了这苇洼。还有寻死的女人,夭折的孩娃,也都埋葬在这里。我坐在潮湿的苇沣边,一扭头就看见了右侧一大片高高低低的坟头,各种草把它们装扮成绿色的尖圆,不是我看惯的回族人的长圆坟。我居住的乡村回族人很少,就我们西头的李姓和马姓几家。爷爷归真后,奶奶荣升为全村唯一的“地主婆”,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地主羔子”。

  事情的缘起是一句“地主羔子”。今天清早,村里一大群孩子玩打仗的游戏,我虽只有七岁却跑得比兔子还快,就第一个占领了牲口屋南墙的最高地,高举着红领巾,作英雄状。第二个到达的是队长的儿子石磙,他见我一个丫头片子成了“英雄”,就黑封着一张小脸儿命我下来,我也黑封着脸硬是不下,他就弯腰捡起了一块砖头朝我投来,砖头带着风声捎来他恶狠狠的一句话:“砸死你个地主羔子!”我在墙头上敏捷地一跳,砖头从脚底飞走了,热血却从脚心升起来,滚烫了我的脸颊。石磙再投过来砖头时,我站住不动,一伸手很稳当地接住了,手掌一阵沉重地痛。这是一枚鸭蛋大小有棱有角的砖块,我居高临下地望着,石磙新剃的茶壶盖形状的头顶晃来晃去,我瞄准了他圆滚滚的茶壶盖头,把那块砖头利索地甩了出去,石磙中弹似的尖叫一声倒地了。

  没有风的时候,野苇塘的水面出奇地平静,只有水拖车支着细小的脚,犁过细线般的水迹,很快又被水草安抚。蜻蜓瞪着唬人的大眼,架着飞机的翅膀在水上虚张声势,却只在水面点开几个微小的波圈,惹得小鱼儿亲吻它远去的虚影。水草在水下不动声色,暗绿色的草蔓在水下缠绕,想结一只深色的大网,掩住水下凄然的往事。曾无数次听村里老人讲,野苇洼里的水塘很“紧当”,是说这里的阴森可怖。相传在乱坟岗哭坟的怨妇,还有失贞失恋失心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看中了这水塘,这清波,一头扎进去,再也不出来。据说有人经过野苇洼,大太阳底下,硬是满塘的手在水面乱拍,哗哗的,吓得那人半死。从此,这里就再也无人走过。

  忽然一只鸟从苇荡深处飞来,湖蓝的脊背,褐色的尖嘴,玫红的腹部,扑闪着两张小巧的翅膀,边飞边看自己水里的影子。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却在那一刻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小精灵。它成全着我的眷恋,并不飞远,停落在芦苇的柔条上多情地摇晃,摇得我的心荡起了秋千。很多年了,我不敢打听那只小鸟的名字,怕它会与投水的某位姑娘同名。

  我却在这时恋上了野苇洼的安宁,想起石磙脑袋上的鲜血,石磙娘无休止的泼骂,一村人的指责,奶奶的无助,这里的轻松和自由叫我舒畅。一棵喇叭花的柔藤缠上了高大的芦苇,它顺着苇根一直攀上几米高的苇尖,并把紫艳艳的花朵开了芦苇满身,刚性的苇秆呈现出别样的柔媚。这株幸运的芦苇,朝着太阳吹起了快乐的喇叭。我摘下一只,也吹,想吹出满世界的快乐。

分享:
 
更多关于“风动野苇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