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童趣二题


□ 肖 正


莱克亨鸡

时下养宠物挺盛行的,亲友多次建议我养只宠物添点乐,却毫不心动。眼前掠过的,是儿时家里养过的一只莱克亨鸡的影子。
早春二月迎春天,在农村长大的母亲愿抓一窝小鸡崽养着,这令爱洁净的父亲很厌烦。最终,父亲还是拧不过倔犟的母亲和欢呼的孩子们。用母亲的话说,养鸡可拣食剩饭菜;鸡下蛋还能改善生活。我则是一见毛茸茸的小雏鸡就手痒痒,更巴望着快快吃上鲜蛋。
记得母亲一怀搂回十只雪白的小毛球,喜洋洋地说买回的是从外国(加拿大)进来的新品种莱克亨鸡,既好养又能产蛋,一年少说能下二百多个蛋。我手舞足蹈挨个抚摩,把眼珠都掉进了鸡盒里。每天一放学赶紧往家跑,小鸡被我摸着、捧着、握着,发出烦躁的唧唧声。唤来母亲的训斥:快住手,小鸡抗不了你这样稀罕。不想,隔三差五不是欢蹦乱跳的小鸡打蔫了,就是无精打采的小鸡死掉了……我怕数它们。硬实实活下来的就剩一只,且软毛被硬翅取代越长越丑,我不再“宠爱”它了。
邻居与我家一齐买的鸡都陆续下蛋了,可我家的鸡从不会由屁股里滚出蛋来,还给我们享有文明美誉的家庭闯了不少祸。
父亲费劲打造的鸡窝,这只“独生子女”鸡偏不爱住,宁可撕掉皮毛也要从铁丝网里钻出来。也是,窝里没啥吃的,又无坚固的防护设施,都成了它拼命出逃和能够撒野的理由。那段时期,家人和我走在街上可狼狈了。耳边常灌来邻居们的抱怨:一只鸡都养不好,看看把人家侍弄的菜地给刨吃的;叨点菜不算什么,可恨的是,它敢到俺家锅台上偷嘴、拉屎……
白天,我们到处唤它,连个影子都寻不到。傍晚,日落西山鸡鸭归栏时,我家莱克亨鸡迈着方步,大摇大摆回来了。父亲挽袖子抡胳臂,非要好好教训它。母亲挡着:别跟畜生斗气,它能活下来够不易的了。为把它哄进窝,我总要与它上窜下跳忙活半天。可是,第二天,它竟能从栏门下挖出一道缝沟溜了。想必它太孤单了,简直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家人索性希望它消失了,或随便被人家就地正法。
你越烦它,它越闹怪。时常它会瞅外门没关敏捷地闪进屋内,从大屋巡视到小屋。它甩着大红冠子,瞧没人注意时,便一高飞到梳妆台上,对着仰脸大镜子照来照去。每遇它把脏爪子印和热腾腾的臭屎糊在我的作业本上,我会怒发冲冠逮住它、使劲把它扔出去。那日,屋内明明没人却传来声响,是莱克亨鸡正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自吻呢。瞧它得意的,昂头、挺胸、转身,在镜子前照个不停。当它突然发现我,闪电般扑愣愣地飞逃。莱克亨鸡喜欢照镜子!家人将信将疑观察几次,最终验证了我的“痴语”。每每放学,我会首先摸进小屋,侦察莱克亨鸡是否又在孤芳自赏了。一次,鸡不见了,正寻思着,邻居阿姨气呼呼反剪着鸡翅膀登门投诉:你家鸡又到我家灶台上偷食,还打碎一只碗。你转告大人,再有一次,我们非把它扔进炉膛里烧吃了。说完,狠狠地把鸡摔在我的脚下。我羞愧难当,却见莱克亨鸡对着镜子,用嘴和头理顺扭挫的羽毛后一蹦一跳地跑了。我呆呆地看着,忘了惩罚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