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健康的人性(外一篇)


□ 王 兰

  在汪曾祺的作品中,通常会提供一个闲散清淡的环境,其中,人们都自由地生活着。恬淡的笔调轻轻勾画出一幅幅优美和谐的风物图,流动的人物性情一阵阵撩人心际。
  话说中国人的人生理想是养性,人生千般折腾,旨在养好一个性情沉定、平稳的状态,为人处世礼貌谦让,和气生财,买卖不成仁义在,显出了人们的胸襟,豁达的情怀。
  一个人在一定的环境中生存,你可以逃离,也可以接受,可以活得委屈求全,也可以潇洒自如,行云流水。大致说来环境是其次,人是有能耐的,总会有一种心情使自己安生,并使他人舒服,长久,那便是一种内在的欢愉的情绪。
  一大早起来,风清气爽,草木微微,枝头的雀儿时而东攀时而西沿,晃动着脑袋机灵可爱。远处还是高低不断的沙丘,点缀着大大小小的树,定睛去看时,会有一种突然的缩短,一种扑面而来的突兀感;黄黄的沙柔和地躺在干硬的土地上,一层一层积了多厚,填充了除植物和河流以外的所有空隙。雨水降落的时节,软软的沙子张大嘴巴足足喝个饱,逢着干旱少雨的天气,把水分还给天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能经得起重复的生命是可贵的生命,就如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在沙里掏着吃的人,祖先给了一双过硬的脚板和一身吓不破的胆儿,一辈一辈赶着沙路,坐着土炕,绕着山梁,喝着米汤,唱着一腔信天游,挽着裤腿,刨着拳头大的土豆,运回家窖藏。一片地的土豆能让一家人耐过春夏秋冬,一双原麻毛边鞋能够走遍西北五省,一头驴可以管到人老几辈,一群羊可以养到子孙满堂。土豆叶是绿的,没改变土豆那树皮的颜色,清晨的鸟儿叫得好亮,风可还是昨天的风,可曾认得路边枝头双翅打湿的蝴蝶?可毕竟是今天,风从翅膀吹到今天的发梢上,吹在几十年冒着淡烟的烟囱上,吹在比大地还艰难曲折的社会关系上。村口,一个接一个地下地,任着笑声,到处洋溢。眼是绿的,盖不住那太阳般金黄的光芒。究竟是人跟土地一样永远不老,还是土地跟人一样珍惜年轻?风轻轻吹着,挑起的一粒粒沙尘,是在点数着已经逝去的悲喜,落地的一声声,是同样的理想在一处的撞击。
  维护最后的独立尊严
  ——从于连、拉斯蒂涅、牛虻说起
  没有完全独立的人。
  也没有完全纯粹的社会。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谁说了这些话,狠毒地杀人于无形。
  每个人,从一出生便于社会结下了无法脱离的关系,便被自然地置于一定的社会当中,这是你的幸运,因为你生下来就不孤单,而若如此地把你抛进一个无论你怎样挣扎也无法改变甚至最后吞噬掉你的泥潭,这就是你的不幸,因为你从一出生就注定要受困于这泥潭的艰难与悲苦,而这幸与不幸,就取决于你的沉甸甸的理想与尊严。当你设想了一个顺手的时局,那你就是幸福而快乐的,因为那唾手可得;当你追求一个与时局偏离乃至对立的理想时,它本身就意味着断裂与悲剧。
  一个人很容易走完一生,而要如愿地过完却不易,要背负着磐石般信念,成功行进简直就是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却时时在萌生,你梦过,我也梦过,还有于连,拉斯蒂涅和牛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