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夏万颗红


□ 奉荣梅

  身在异乡的道州人聚会时,常有诙谐的人爱开个玩笑作见面礼,作古正经地要求在座的老乡们张开嘴巴,说是要比一比、检查一下牙齿,看看是否有“瓜子牙”,这是道州人的防伪标志呢。老乡们露出有些许豁口的门牙,都畅怀地打着“哈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绪马上就被点燃了。
  道州人,都好嗑红瓜子,就像长沙人和湘潭人嚼不离口的槟榔一样,但绝对比他们嗑得斯文和雅致一些。道州红瓜子,比市面流行的黑西瓜子个儿小,不用烘烤或炒制,洗晒干了,就可以生吃。它是道州人逢年过节和红白喜事的一个主要道具,宾客一进堂屋,女主人就用粗瓷小碗、或碟盘,从瓮缸或瓦罐里,舀一两碟碗,响亮地招呼客人,嗑红瓜子啊!瓜子盛得深和浅,是大方与小气的衡量标准,而瓜子的色泽和饱满成色,则是家境殷实与窘迫的一面镜子。
  道州女人嗑红瓜子的姿势最是好看。拇指和食指轻拈,自然就翘成了兰花指,朱唇微启,露出一半玉牙,瓜子垂直搁在上下两门牙间,细致地咬了瓜子尖尖的头,一个不过几毫米的小瓜子,就被牙齿轻重适度地咬了三五下,恰倒好处地停在瓜子的一半处,门牙分别把瓜壳上下一掰开,把瓜仁轻咬。而那瓜子壳很完整地出现在手掌上,没被涎水润湿一点,瓜子壳在瓜子中央上下张开一小口,就像一个个展翅的小蜜蜂一般,只一会工夫,桌子上就摆满了这好看的“小蜜蜂”。为了吃到这么小的一个瓜仁,有这么烦琐精细的程序,还要这么些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技巧,外地的客人看得心生叹服,也望而生畏。
  性急的道州男人嗑起红瓜子来,就没那么讲究了。他们直接用两个大门牙把瓜子嗑成两半,或者索性把瓜子整个地往嘴巴一扔,三下五除二,瓜壳被一分为二,在舌头和牙齿的密切配合下,吐出来的就是两瓣完整的瓜壳,他们就像一台专业嗑瓜子的机器,既有速度,又有质量,瓜子不断从左边丢进去,飞快地就从右边陆续吐出壳来。
  而小孩子嗑瓜子,就叫“冲糠”。小手抓一把瓜子直接往小嘴巴里一塞,一顿乱嚼,瓜壳瓜肉都被嚼得稀巴烂,像一包米糠一样,只嚼得一点瓜仁的味道,就一口吐了出来。最后觉得不过瘾时,就缠着爸爸妈妈帮忙,把瓜子嗑成“小蜜蜂”的样子,他自己把瓜仁扯出来吃,然后,再把玩这些“小蜜蜂”,或者把它们想象成直升飞机、战斗机的模样,那张桌子就是停机坪,在上面演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外地客人,在好客的主人不尽的客套里,只好也像孩子一样,拿起一把瓜子放在口里,慢慢“冲糠”了。
  而老辈人,那一口“瓜子牙”,到了这个年代就会退休了,那张牙齿零落的嘴巴,磨损了几十年,与瓜子战斗了几十年后,只得举起了白旗。但他们这时候,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做客人和孩子的“顾问”了:这样“冲糠”地嗑红瓜子,浪费呢,也吃不出味道,还会得病的,得痨病呢!从前有一个村子里有个发财的人,就是这样嗑瓜子,把口水都吐干了,差点就病死了……这个故事流传很久远了,大概是说,有个富家子,嗑瓜子上了瘾,除了上床睡觉以外,红瓜子不离口,嗑出的瓜子壳用麻袋都装了半个房间。可是,他越来越干瘦,后来发展到除了瓜子,别的饮食都不沾。家里请了很多医生,熬的中药渣都堆了半屋子,也治不好。最后,遇到了一位高人,要他家把他嗑的瓜子壳,以水煎熬,把汤喝了,才痊愈,说是嗑瓜子时连皮吞进去吐出时,把人的津液和元气都带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