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报恩记


□ 牧娃

  插队十年,大陈与蔡文娟小两口总算接到了回城的调令,按规定他们必须在本月二十五日之前办好一切手续。算一下,时间很紧,还不到一周。大陈拿上调令去了二十里外的公社办手续,蔡文娟在村子里忙活着收拾行装,他们四岁的儿子小钢就成了没人管的小马驹可村子乱跑开了。

  冬日的太阳早早转到了西山上,在等着下班。村里女人也开始抱柴火烧火了。就在这时候几个孩子风风火火从村西头跑来,嘴里在大声喊着:来人啊!救人啊!小钢掉沟里头啦!听到喊声立刻有几个村里的汉子拎上绳索,跟着孩子们向西沟跑去。

  枣树沟这地方,地无一里平,到处都是沟沟壑壑,而且沟里沟边长满了一株株带刺的酸枣树。莫说人掉下去,就是村里的牛羊也常会掉下去摔死。小钢就是和几个小伙伴在西沟边上耍,摘酸枣不小心滑下去的。

  几个汉子站在沟边把绳索往下放,下去救人的是腿脚麻利的万忠和。这是个为人忠厚能干的小伙子,年底就要成亲了。时间不大,沟底下传来喊声:往上拉吧,人我拴牢啦!人们开始悠着劲儿把绳索向上拉,小钢被拉上来了。这小子命大,掉到半截就被沟壁上长着的几棵酸枣树给托住了。一查看,除去衣服被刮破了,身上真没一点儿伤,被闻讯赶来的蔡文娟一把搂在怀里。接下来人们开始向上拉下去救人的万忠和,眼看人就要上来了,就在这时候,那根并不结实的绳子突然断开了,万忠和的一条腿被摔断了。

  大陈一家走的时候乡亲们都赶来送行,万忠和也拄根棍子来送他们。大陈和蔡文娟哭成个泪人,拉着万忠和的手说:万大哥,你好好养伤,我们忘不了你救下小钢的恩情,一定会回来看你和乡亲们的。这对苦命鸳鸯飞走了,从此没了音信。

  知识青年下乡运动一晃四十周年了,昔日的小钢已成了S城里的企业家。一天妈妈来电话叫他回去一趟,妈妈见了他就说:孩子,你替我和你爸爸回枣树沟看一趟吧,一晃四十年了,也不知道你万大叔如今怎样了,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呐。这些年我们忙,没得时间。现如今退了休,时间是有了,可我和你爸爸也老啦走不动了。

  陈钢去了,是开着公司的那辆吉普车去的。快进枣树沟的时候他碰到一位在路边山坡上放羊的老人,停下车他向老人走过去。喂,老伯啊,枣树沟村委会在什地方?老人拄着一根带拐头的棍子一瘸一拐迎了上来,老人身上穿的衣服是破旧的,那衣服要是搁城里扔了都没人捡。老人腰里还系了根用破布条编成的腰带,一根铜锅小旱烟袋别在上面。老人刚一开口说话一股子难闻的旱烟味就迎面扑来,陈钢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向后退了半步。

  按照放羊老人的指点,陈钢开车来到村委会,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村长接待了他。当陈钢问起万忠和的时候,那村长愣住了。他对一个在院子里玩耍的娃说:明子,去,把你爷爷找来去。工夫不大一位老人就来了。

  村长问那个找来的老人,三大爷,咱村子里谁叫万忠和呀?那老人掏出烟荷包刚要装烟,陈钢就把自己的烟卷递了上去。老人燃上吸了一口对陈钢说:唉,这东西没劲儿。他还是为自己装上了一袋旱烟.点燃了他才开始回答村长的问话。你是问万忠和呀,哎,他就是给咱村子放羊的万老拐。三十多年前他为了救一个下乡知青的娃,把腿摔坏了。唉!就因这,没过门的媳妇也跟了别人。他养好了腿以后落下毛病,走路一拐一拐的。慢慢的人们就忘了他的大号,都叫他万老拐了。

  陈钢听了就插嘴问那老人,那他后来就再没结婚?老人吐了一口烟答道,咳,娃呀,你们城里人不知道。我们这穷山沟沟,好人说个媳妇都难,更别说他这半拉子废人啦。陈钢没有再问什么,从车上拿下不少吃的用的,他又掏出两万元钱交给村长,让村长把这些都交给万老拐。他走的时候还给村长留下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秋天到了,S市播报了这样一条新闻:我市企业家陈钢为贫困山区捐款,建了所希望小学。原来老羊倌万老拐拿到了陈钢留下的钱就说:噢,这钱准是小钢那娃给我的,难得大陈他们两口子还挂记我,可我个孤老头子拿这钱有什么用,给村里的娃们用吧。于是村里就拿这钱,为二十几个还在当年那个露天漏雨的老大队部里读书的娃们建了新校舍。

  恩已经报过了,大陈一家谁也没再提起过那个记忆深处的偏远小山村。

  责任编辑 白荔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报恩记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