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的颜色(外一篇)


□ 李梦溪

  落叶丛中那幼雏凄凄的啁啾牵动着心弦。
  林中啄木鸟撞击树干的“砰砰”声直击脆弱的内心。
  天空中排成“一”字形飞翔的大雁低低地哀鸣仿佛在向上帝祈祷。
  
  风吹过麦田,指尖在麦潮浪顶飞舞。
  她甜甜地笑着,“你长大了”,指尖的触感告诉他。
  木头的质地也是全靠手中的眼睛“看”见的。
  
  天堂是什么颜色的?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能够回答。“天堂是什么颜色的”这个问题对正常人来说就好像问盲人“你见到过绿色的草地吗”一样没有意义。天堂是什么颜色的,只能说在每个人的心中,天堂的颜色丰富多彩,各不相同。盲人的内心世界是充满色彩的,只不过那是他们永存于心中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见的色彩。于是,天堂的颜色,也就是他们内心的颜色。
  马基•马基迪导演的电影总是以细节见长,在《天堂的颜色》中,他多次运用的两个细节——鸟与手,很富于意境和人情味。这部电影试图站在一个盲童的角度,展示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并表现他丰富的内心世界。当然,由于角色是个盲人,而且还是个孩子,所以,选择如何表现他的意识和思想有一定的难度。于是,导演借助了外在的道具(鸟)和盲人自身的特质(其他感官特别敏锐)来展示这个善良、自尊、热爱生命、珍爱自然的孩子的心的色彩。
  “鸟”在影片中反复出现,从树上跌落的幼雏,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啄木鸟,木匠心爱的木雕鸟,以及结尾时犹如唤魂般鸣叫的大雁。一切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给影片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和挥之不去的宿命感。
  在学校里,穆罕穆德边听着鸟鸣边焦急地等待父亲的到来,坐立难安,仰起脸时他一定感受到了太阳的光辉,这就是他当时的心情色彩:暖洋洋的金色,甜蜜而焦灼。
  突然,他好像“看”见了那只无助的幼雏,他被树林成群结队地望着,他听见了夹杂在树木们絮絮私语中惊恐微弱的哀求:“这是哪儿?带我回家。”他的心仿佛要融化了一般:全是馥郁的紫,仁慈而敏感。
  转身时,他“看”见了虎视眈眈的猫。猫说,我听见了一顿美味大餐的召唤。善良的他顿生勇气,这时他的心变成了像火一样的颜色:热情的斗牛红,诚挚而炽烈。
  自从穆罕穆德回到奶奶家开始,一切景色都是那么和谐自然,他的内心就像家乡澄净的天空一般:湛蓝蔚蓝,爽朗而充满生机。
  在片中,他常常能听到啄木鸟的声音,他觉得那是他们在跟他说话,他甚至认为自己听得懂鸟语,对鸟的喜爱可见一斑。为什么这个盲孩子是那样执著于鸟类呢?我想是因为他向往能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吧。鸟这种动物本身就被赋予了“自由”的寓意,而穆罕穆德是受束缚的。他不仅受制于父亲的野蛮无知和世俗的有色眼光,更主要的是来自于本身——因为没有视觉而挥抹不去的自卑。他喜爱鸟,表示他有一颗向往自由的心,而自由对于他来说,是永远无法完成的梦想,是永远无法抵达的彼岸,是集合了一切最美好的颜色的地方,是天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