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目洗心


□ 山哈(畲族)

◎山哈(畲族)

  一直以为,心灵和脸一样,是需要经常擦拭的。

  滚滚红尘,诱惑,繁复,功利,甚至伤害常常如尘如矢,不期而遇又锋利无比,寸寸切割着我们的心灵,让天生简单的心灵无处寻躲,蒙尘厚重,甚至伤痕累累。

  脸自然比心容易擦拭,简单的一把冷水,便可一扫浮尘,若考究,再补点妆,擦点粉,在别人眼里便是神采奕奕了。

  心却不易掸尘,心若蒙尘,久之,便得心病。心病是无药的,得心病的人,最简单的办法是找挚爱亲朋诉说,发泄,但现今,想找个人来诉说心事,也不容易,再说,心事既然成为心事,自然是无处可说的,于是,积攒的心尘,越积越厚,蒙蔽了心志,甚至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也不定。

  洗心最要紧的是学会拿得起,放得下,但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你或说,信教是一个好办法,教义大多是让芸芸众生脱离苦海、洗心革面,甚至有激进者认为,世风日下,主要是社会缺少信仰。

  我从小随娘,信了佛,她是虔诚的佛教徒,但我遵守不了那么多清规戒律,也不会初一、十五去拜佛,只是给自己规定了人生的一些底线,比如向善、积德,比如己不欲,勿施人。

  但事事如意总是难,久了,心累无比。于是总想找一静处独处。

  缘于一篇报道,让我对西天目山心驰神往。

  报道说,很多老人逃离酷暑难熬的城市,纷纷到青山碧水的山间悠闲度日。有照片为证:一群老人在天目山脚下的农家小院里太极起舞,过着世外桃源般的日子。

  看着照片,心被抽搐了一下:那种日子,不正是我心所向吗?

  1

  我是下午三点来到西天目山的。假如开车,路程不过个把小时,但我选择了简单出行,背包里除了电脑,就是几件换洗衣裳,连旅游鞋都免了,只趿了双凉鞋,拖拖沓沓,很像是往家赶的人。

  转车、转车、再转车,用了大约四个小时方到西天目。

  天目山是黄山的余脉,分东天目和西天目两座山。山名源于书载:“……山有两峰,峰顶各一池,左右相对,名日天目。”我对天目山有没理由的好感,你想:山名天目,而天目洞见,先知先觉,不见山,就很有几分见到哲人的意味,与我此刻的心境若般。

  上西天目山,有两条路,一条是18公里长的盘山公路,一条是怪石嶙峋的千年古道。

  出于时间关系,我选择了坐车上山,步行下山。我从小在山里长大,与大山有着自然的亲近,乃至长大后,一有机会到名山大川游览,只要时间允许,总是选择爬行。

  汽车在大山里蛇行,两边是擦窗而过的绿色,弯道太急,时不时有上海、苏州的游客惊声尖叫。

  他们是难得见这满目青翠的。

  天目山不高,仅千余米,却是离杭州最近的植被王国,天然氧吧,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导游介绍说:早在1956年,天目山即被林业部划为森林禁伐区,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网络吸纳,成为我国15个MAB成员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