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慌


□ 周 俊

  接到杨林的电话,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给刘长汀挂电话,电话关机,服务员不急不躁的声音,让我火急火燎,他饭店里也说人不在,出去了。我心里暗骂,这混账东西到底去哪了,我都急成啥样了呢?杨林在电话里说,大姐,您快过来一下,我快不行了,我还有话跟你说。声音脆弱得像猫叫,听不太清楚,但大致意思是这样。我赶紧放下才吸了一口的粥,赶往杨林租住的家。
  看到杨林时,她蜷缩在客厅的地板上,整个身子都浸满了血,血还在咕噜咕噜地流。血是从手腕上一个像嘴巴一样的口上流出的。看得出来,她是想割腕自杀。杨林可能还有感觉我已经来了,脸色蜡白,想说什么,却似乎无能为力,失去血色的嘴巴微微牵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反应。我迅速叫了救护车,把杨林送到医院抢救。医生把她抬起来的时候,她已经软得就像一片脱落在地上的芭蕉叶。
  我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上,我想能不能活过来,恐怕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认识杨林夫妻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我至今还后悔不已。大家都知道我老公在外地挂职当了个芝麻官,人前人后,大家都叫我大姐。开始的时候非常不乐意,按说我四十出头,年纪不算太大,小年轻叫叫,也没什么,可有许多老人都这样叫,我就觉得浑身不是很舒服。后来发现人家管官太太都这么叫,一个才二十几岁就当了官太大的朋友人家也这么叫,慢慢的我就没那么不舒服了。老公不在家,女儿又寄养在澳大利亚的婆婆家,孤身一人,时常有人安排我的晚餐,也没什么事情,就说是省了我自己一个人煮饭沾油烟,说您可是富贵之尊,别被这琐事给累了。刘长汀就是在一次晚餐上认识的。平心而论,在我讨厌他之前,我还是觉得他挺不错,虽然五短身材,肥头肥耳,肚子大得看不见脚趾头,样子讨人嫌,可偏偏我那弟弟也是这样,我老公也是这样,这让我多了许多不讨厌的理由。他是在我们的晚餐即将结束的时候出现的。请我吃饭的人擦擦油腻的嘴唇说,这些菜合你的胃口吧?我说我又不会烧菜,什么都好吃,不过今天是我在外头吃得最舒服的一次。人家请我吃饭,每次都这样问我,我也每次都如是回答。请客的人非常满意地说这都是他的功劳,顺着他的手指头,我才发现后面还站着一个肥胖的家伙。他一边往裤子上擦那挺油腻的手,一边说他叫刘长汀,是这里的厨师。然后这家伙就大姐大姐,左一声右一声地叫开了,又是敬酒又问这问那,谦虚得像我那胖弟弟一模一样。因为我老公有点出息,全家人对我都很客气很谦虚,像对待贵客一样,时间长了,我也习惯这样被客气。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老公有个癖好,就是有事没事请客吃饭,每次回来都要摆上一桌,没有什么主题,要说有,就是谈他挂职的所见所闻、乡村逸事,完了还要说上有什么事情大家伙随便吩咐,可以挂电话给我秘书,也可直接挂给我,在位一天能给大家办多少事是多少,别客气。我始终是当他在那很落单,回来找热闹,挂职又不是现任,能帮什么忙。讲来讲去就那些内容,我都听得耳朵生茧了,我不说就是了。可那些人不知是真信还是假信,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给了老公很好的演说氛围。一天,说着说着,老公突然单方面提出,请大家明天到家里来吃晚饭,这可乱了我的方寸。我活了几十年,只会炒点青菜、熬点稀饭,其他什么都不会,这点老公是知道的,所以我就不觉怪罪老公有请客的癖好。但我不好挫伤老公的积极性,因为老公,我才能成为今天的闲大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