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飘香的绿茶


那年夏天,我到小城参加一个老同学的婚礼。那天多喝了两杯,不觉有了几分酒意。在小站等车的时候,口里又干又渴。站上有几个卖水果、报纸的小摊。那个在法桐树下卖水果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一脸络腮胡子。摊子上摆放着苹果、桃子之类的水果。一旁放着一杯飘着袅袅香气的绿茶,几片碧绿的茶叶在杯子里上下浮动。真想买几个苹果吃,可又有些不舍得花钱。酒渴难耐,经不住对水的诱惑,我鬼使神差地朝络腮胡子径直走过去。
  到了摊子旁,我却开不了口。因为我担心,不买人家的水果,人家是不会随便让你喝水的。我只好站在一旁搭讪,一会儿问问苹果的价格,一会儿又问问桃子的价钱,可就是不买,眼睛始终没离开那杯飘着热气的绿茶,口里直咽唾沫蛋子。也许络腮胡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渴了吧?我这有杯水,要是你不嫌脏就喝了吧。说着,他把茶水递给我。我一把接过杯子,也没顾得上道谢,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顿时出了一头大汗,我掏出手绢擦了一把汗。这时车来了,我放下杯子,没顾得上说声谢谢,连忙上车,找了个位子坐下。刚坐定,无意中往窗外一望,忽然看见那个给我水喝的络腮胡子正在车站的那头挨个车挨个车地转,像是在找人,样子很急切。
  不好,莫非是找我的吧?我心里一阵紧张。
  邻座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看出了我的紧张,问我怎么回事。我如实告诉了他。他说,就是那个络腮胡子?一看就不像好人。你不常出门要当心,现在有人专讹那些老实人,你刚才白喝人家的水,他一定是来要水钱。
  那……那他会要多少?
  难说,三十五十少的,百儿八十的也可能。邻座仿佛经历过似地说。
  什么?百儿八十的!说得轻巧,那可是我一个月的工资!我心里害怕极了。
  要钱是小事,有的还打人。邻座又说。
  我越发紧张极了,掌心里湿漉漉的,真想下车逃走,可车站那么小,恐怕没等出去就被络腮胡发现。
  眼看着络腮胡就要找到这辆车了,我借口催促着司机快走快走,可车没坐满人,任凭怎么催司机就不走。
  邻座说,大胡子过来了,惹不起躲得起,你快弯下腰躲一下。
  没等藏好,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哈哈,老弟,总算找到你了!不用说就知道是络腮胡上来了。我从小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一听嗡嗡的说话声,吓得身子不由得一哆嗦。
  吞吞吐吐地直起腰,尴尬地看着络腮胡,络腮胡满头大汗。我结结巴巴地说:您找我找我……有事吗?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目光斜看着司机,做好呼救的准备。
  络腮胡用衣袖擦了一把汗,说,这是你丢的钱,还有身份证,刚才你擦汗的时候掉的。
  我一摸口袋,果然钱和身份证都没了。我赶紧站起来接过,忙不迭地说,是我的是我的,谢谢谢谢您。并掏出10元钱给他。
  他一把推开钱,说,你虽然没买我的东西,可你到我的小摊就是我的客。我怎么能昧良心要顾客掉的钱?车快开了,我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