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大元的快乐人生


□ 尚长文

  王大元从前当过兵,在部队上干连队里的司务长,以连级上尉军衔复原转业到油田,安排到我们单位上班。我问他,你在部队时伺候过的最大的官是什么级别呀。他说,俺军长到我们连队吃过饭,和俺们在一个桌上吃。王大元感慨地说,俺们军长,那家伙,真行!和俺们一起啃馒头,饭量比小伙子还大。自卫反击战那年,带着部队去到那边,打了半个月,回来后又在老山前线守着,那时候,俺军长还只是个营长,仗打完,一步一个台阶,就上去了。

  这话,听着很舒服,也很顺溜。可是,这在王大元那里,只是个铺垫,这家伙真正要说的话是在后面。王大元说,军长他老婆,长得不行,很难看。个子也不高,又黑又胖。农村人。不过,和俺军长感情不错。据说,两个人有一次“办事儿”,嘿,把床都折腾得散架了。部队的床,那可是钢钢的。

  这就是王大元说话的风格,有时,你不知道他哪句话会一不小心就跑进下水道了。这个人,典型的口无遮拦,说起话来,喜欢信马由缰,时不时来点信口开河。对他你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更多的时候,往往是哭笑不得。

  我们单位是个油田的多种经营企业。主要是给油田单位盖房子,铺路架桥,再就是建个绿化苗圃什么的。王大元来到我们单位后,我们单位经理就把他安排到项目部里当工人,主要的一个意思也是想让他熟悉一下现场施工技术,然后再用他。

  让王大元这个连级干部下去当小班工人,经理开始还有点担心王大元闹情绪,就把他喊过去,准备谈一下心。话没说几句,王大元就开口了,经理啊,你放心,我老王转业到油田的时候,团首长专门送我,拉着我的手,一遍遍地说,王大元呀,你在部队这些年里,除了会玩枪,就什么都不会了。团首长说,可是你记住,只’要你拿出军人的作风,就一定会受到油田的欢迎。经理你放心,我王大元,一定在下面好好干,争取把技术早点学到手,不辜负你的期望。操他个儿的,别人能掌握的技术,我王大元就一定能掌握。

  经理说,你有这么个想法,我就放心了。回去后,跟你媳妇解释一下,就说这也是单位上在对你进行培养。

  王大元说,我老婆呀,我给她解释不着,凭嘛要跟她胡哕儿啰儿,我把她从农村带到油田,她已经很感动了。放心,这熊娘们儿不会有意见的。

  王大元下到项目部里,正赶上他们项目部在渤海边为一个二级单位建造一个前线办公楼。破土的时候,按照我们这个行业的行规,一般得搞个仪式,比如放放鞭炮什么的。但王大元不同意。王大元说,海边,不能只放鞭炮,咱这儿的海边,可不是青岛的栈桥,你瞅瞅,穷山恶水呀,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同样的道理,穷山恶水也出野鬼,咱得祭拜一下。

  项目部经理叫李元奎。

  李元奎年龄比王大元大两岁,也是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说起话来也不大着调。比如你要问他家里存了多少钱,他会说一分钱没有,你这边正惊讶着,他那边就告诉你,人民币没有,只有金砖。你问他几块金砖,他就告诉你大约有个二三十块儿。李元奎遇到芏大元,这下.子就热闹了。

  李元奎说,那你说怎么个弄法?

  王大元说,我老家在河口,靠近海,我们那里的人出海打鱼,一般得祭海。咱呢,谁都别漏,土地、海神一起办,这两样东西,漏掉一样都不行,你比如海上天天刮个小风,大冬天的,还不得把人冻得操急了么。

  李元奎说,中!你给咱当总导演

  有了这句话就好办了。王大元就亲自带人采买去了,回来一看,卤熟的猪头两个,三斤偏沉的大鲤鱼两条,猪下水两副,另外,猪心猪肝猪肺什么的,都是一式两份儿。李元奎就问,这怎么都是成双成对的。王大元说,海神、土地,是两个人儿,咱不能让俩神仙用一份供品,这样显得不尊重人对吧。

  祭拜仪式开始了。鞭炮放完,王大元“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嘴里说,土地呀,海神呀,俺们公司要在这里为采油厂的同志们建造办公楼,采油厂的同志不容易呀,他们为了国家建设,起五更睡半夜的,辛苦得要死,我老王看着都感动,这样的石油工人咱土地爷、海神爷还不该照顾吗?施工期间,二位大爷一定要保佑我们顺利施工,把质量工作搞得舒舒坦坦的,这样,也好让采油的同志们更加信心百倍地干好工作。

  那天,我们公司搞破土动工的仪式,去的客人里,便有甲方代表——海洋采油厂的同志。听着王大元动情的述说,大家开始还有点忍不住地想笑,但接下来,却慢慢地被王大元搞得怪感动的,心说这个同志虽然说话有点不大着调,但很实在,也很善良,心眼儿好着哩。因此,仪式还没等结束,就对王大元产生了很不错的看法。

  这个上午,项目部便把甲方的同志留下来吃饭。除了祭拜的供品是现成的外,王大元还安排民工去挖野菜。王大元说,请领导们吃个便饭,咱不铺张,就以今天的这个供品为主,这可是好东西,你早晚记住,这是神仙们用过的,吃了对人有好处。那个谁,没和你说话,你支棱个耳朵在这里听啥,不是说了让你去挖野菜吗?野菜,你去到离帐篷二百米外的地方采,附近的别要。为啥别要,这个还不明白吗?民工们一出来,随随便便的就把“东西”掏出来随地撒尿,婊子儿的,要是让领导们吃了这样的菜,那还不得把人难受死啊。毛主席说,最大的问题是对农民的教育问题。这话很有道理,毛主席,是五百年出一个的大英雄,看这点问题,那是很轻松的。要不,那还叫毛主席吗?

分享:
 
更多关于“王大元的快乐人生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