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认我为你的孩子


□ 华 姿

她觉得什么都不缺

连续几天跟母亲打电话,她都不在家。第四天一清早我就打过去,她终于接听了。
我问:您做什么去了,怎么天天都不在家?
她说:我在捡花呢,一大早就出门了。你还迟几分钟打来,我又走了。
我说:您捡个什么花?您又没种棉花。
她说:我在帮别个捡呢。
我说:您帮哪个捡?
她就某某哥某某姐地说了好几个,当然这某某哥某某姐都是依我们的辈分说的,到她这个年纪,村里够她喊哥喊姐的,就只剩下一个两个了。而那一个两个,也跟她一样,种不动棉花了。
她说:他们都种了十几亩田,花揪回来堆在屋里,捡不过来,我就帮他们捡几天。
我说:您就白帮他们捡哪?
她说:当然是白捡,我又不是赶工,难道还要人家什么不成?再说我又没费个什么。
我心想,您这还叫没费个什么呀?但我不想反驳她,就没说出口。
我又说:您天天弄得跟上班一样,一大早出门,天黑回家,您累不累?
她说:累什么?不累,蛮好嘛。
我问:您欢喜吗?
她说:怎么不欢喜?我欢喜得很。捡捡花,说说话,蛮欢喜。
又说了几句后,我就挂了电话。我知道我是不能阻止她的。我也阻止不了。
晚上,女儿放学回来了,我跟她说:你知道这几天为什么总找不到外婆吗?
她瞪大眼睛问:为什么?总不会是玩去了吧?
我说:你还说对了,她就是把帮别人捡花当成是玩去了。
然后我就把早晨与母亲打电话的事跟她说了。我说:她跟上班似的,早出晚归,一分钱不要。但她欢喜得很,一点都不觉得吃亏。不仅如此,如果别人留她吃饭,多炒了一个菜,她还歉疚得不得了,觉得给人家添麻烦了。
女儿立即接过我的话说:那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缺。
乍一听,觉得女儿说得对,她好像是什么都不缺。但一想,又觉得女儿说得不对。于是我说:不是她什么都不缺,而是她觉得什么都不缺。关键不在于事实是怎样的,而在于她觉得是怎样的。
是的,那是因为她觉得她什么都不缺。但她也可以觉得她什么都缺。如果她觉得她什么都缺,那她一定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起码她不会无偿地帮人做事,更不会这样单纯,这样快乐,这样的自由不羁了。
跟母亲比起来,我仿佛才应该是那个觉得什么都不缺的人,但我还做不到。不仅如此,我还常常表现得相反。因而,我的人生,一直是被捆绑的人生。
她就不同了。她日出而起,日落而眠。她春天播种,夏天收割——她决不会不播种就去收割。她像一只鸟一样,只与自然的规律保持和谐,她从不寻求那本来就没有的东西。因而她知足而自满。这样的人,虽然贫穷,实则富有;虽然卑贱,实则高贵——因为整个大自然都在为她服务呢。不仅如此,上帝都在为她服务呢。
而在乡下,这样的人,决不只我母亲一个。

谁会比我更幸福?

一本《圣经》,一本《瓦尔登湖》,再加一杯苦涩的黑咖啡,我就可以度过一个美妙的下午了。不,应该是美妙的下半生。现今的出版物比那不需播种就自然生长的野草还多、还杂,但我永远只选择那几种,或那一类。偏执使我获得了精神生活的高度纯净。
当时光过去傍晚来临,我放下了书本去做家务,但这种美妙并没有消逝,它们在我日常生活的经脉里延续。它们要延续到深夜,一直延续到我的睡眠里去。
它们不只是延续,它们还开出了花朵。当黎明带着永恒的仁慈来临时,我站在窗口观望来往的行人。这时,由于我心中开着一朵百合,我便看见人们的心里都开着一朵百合。由于我心中被太阳照耀着,我看世界便是一片光明。
生活本身永远都不会像我们赋予它的那样糟糕,也不会比人本身更坏。是的,那种糟糕是我们赋予它的,那种黑暗和破碎也是我们赋予它的。既然我们能够赋予它黑暗,那我们为什么不赋予它光明呢?上帝宽赦了所有人的罪恶,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世界又回到了它的纯洁时代和美善时代。其实,只要人愿意接受上帝的宽赦,每一个时代都可以是纯洁的、美善的。是的,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之所在,不是上帝不愿意宽赦我们,而是我们不愿意接受他的宽赦。我们对上帝友善的表示常常视而不见。
然后,我吃一片面包,我喝一杯牛奶;我阅读、听音乐;我晒太阳、散步;我呼吸新鲜空气,再安静地等待黑夜将安息带来。但这一切好像并不都是为了我自己——我的身体虽然卑微,但它却是上帝的圣殿。当我这样看待我的日常生活时,它立刻就变得光芒四射——它成了一朵我献给上帝的百合,或一片燃烧的奉爱的火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