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磁体还是容器?


□ 杨 健

  在一九六一年出版的《城市发展史》(The City in History)中,刘易斯·芒福德提出了一个关于城市的双重隐喻,即“磁体—容器”隐喻,其中的先后关系令人困惑。或许可以如此解释:在有关城市形成过程的论述中,芒福德强调的是城市的精神本质(磁体)而非物质形式(容器);而在有关城市发展过程的论述中,芒福德强调的是城市的贮存功能(容器)而非融合功能(磁体)。这是一个基于不同标准的双重隐喻,由此产生的张力是理解芒福德城市思想的关键。
  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曾说,房屋是一个瓶子。
  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nford)则说,城市是磁体和容器。
  芒福德用磁体来比喻聚居的精神性本质。在他看来,最初的城市胚胎是一些礼仪性的聚会地点(墓地、洞穴),古人类定期返回这些地点进行一些神圣活动,因此,“这些地点是先具备磁体功能,然后才具备容器功能的”。显然,如果把容器隐喻主要当做一种物质形态意义上的城市隐喻的话,那么磁体隐喻则是纯精神意义上的了。将磁体功能置于容器功能之上,使得这里的容器隐喻脱离了具体的形态学特征,而进入一个更符合人类聚居点特性的双重隐喻:磁体—容器隐喻。
  磁体隐喻的意义是什么?对芒福德而言,对于城市这一富于积聚性的空间形态,有必要追问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即:对人类而言,聚集如何发生?芒福德并没有回避人类聚集的动物性本能,但是,对他来说,人之为人,就在于其动物性以外的精神追求;即使是最原始的城市起源形式,也要比单纯的动物性需求丰富得多。毫无疑问,这里的磁体隐喻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区别于动物的存在意义,并解决了城市作为容器不同于建筑作为容器的关键问题——聚集如何发生的问题。
  从古埃及城市出发,芒福德提出了一种广义的城市定义,“在这个定义中,精神因素较之于各种物质形式重要,磁体的作用较之于容器的作用重要”。具体到埃及城市,他认为:埃及的城市没有城墙,但从其内聚力和交互作用来看,从其效能和创造力来看,仍然是真正的城市。密集的人口、包围成圈的城墙,这些都只是城市的偶然特征,而不是它的本质特点。
  城市的本质特点在于它的吸引力或者磁场,这正是近代城市研究的共识之一。霍华德(Ebenezer Howard)看到,由于磁场的强大力量导致的城市无限蔓延,于是,他提出反向的操作,例如基于“城乡结合”与“有机生长”理念的反磁场模式。芒福德继承了这种有机发展的思想,并把霍华德的“花园城市”理想概括为一个相互吸引的双重磁体——城乡磁体。
  这种磁体优先于容器、精神因素比物质形式重要的观点从此贯穿于芒福德的所有历史论述中,例如,他把眼光从希腊城邦那些“远非理想的城市”上移开,而转向其中的“理想的市民”,那是一些物质享受方面贫穷但精神世界异常丰富的自由人,其代表人物是悲剧家索福克勒斯和哲学家苏格拉底;又如,他对罗马城在形态上的宏伟壮观、技术水平的高度发达毫不动心,却花费巨大的篇幅来描述罗马城市的掠夺性政治和寄生性生活。对他来说,“无论从政治学还是从城市化的角度来看,罗马都是一次值得记取的历史教训”。
  尽管强调精神生活的决定性力量,尽管坚持磁体在城市形成过程中的优先地位,芒福德却是以容器隐喻闻名于世的,国内学者强调的大多也是这一面。在对城市发展史大部分阶段的研究中,他似乎走向了磁体隐喻的对立面,转而强调起城市的容器隐喻来。这是一个十分微妙的转变,其关键在于,芒福德赋予了容器以重大的贮存功能,这种功能不仅包含对物质财富的积累,而且也涵盖了对精神创造物的保存。于是,容器作为一个总结性隐喻打破了前面所说的由磁体和容器构成的平衡。在关于城市形成以后的各个时期的历史论述中,他不再谈论磁体,而是强调城市容器的相对稳定性。他甚至认为,城市首先是一种容器,此后才是传播者:“在城市发展的大部分历史阶段中,它作为容器的功能都较其作为磁体的功能更重要,因为城市主要的还是一种贮藏库、一个保管者和集攒者。”
  我们由此陷入巨大的困惑之中:为何曾经作为城市本质出现的磁体功能最终让位于容器功能?难道芒福德的提法出现了某种不易察觉的混乱?
  混乱的原因在于比较的标准发生了改变。先前的标准是关于精神因素与物质形式的,现在却转换到城市特有的功能——贮存功能与融合功能——上来了。先前是精神因素决定物质形式的基本面貌,现在却是物质形式限定精神因素的传播和流传。这是两个相反的说法,我们几乎不能由此得出究竟何者在先何者在后的单一结论来。不过,前面一种比较应该更带有本体论意义,我倾向于在这种意义上理解磁体功能的优先性。在我看来,如果说作为物质形式的容器最终因其强大的稳定性和保护性而取得了对精神因素的决定性力量,这只能说是城市这种人类特有的组织形式因高度发达而带来的不可避免的负面效果。这是一切组织机构成熟以后必须承担的代价,无论是一个单位,一个城市,还是一个国家,都是如此。经济学家告诉我们,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经济实体必然存在一个效益和成本对等增长的问题,单方面的增长是不可能的事情。
分享:
 
摘自:读书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