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立高作品研讨会侧记


□ 王 童

2002年12月13日,北京文联暨作协邀请著名评论家和作家举行了文艺界老战士、著名作家古立高的作品研讨会。座谈会就古立高同志作品进行了广泛有益的交流与座谈。参加研讨会的有王蒙、翟泰丰、魏巍、陈昌本、孟伟哉、胡可、杜烽、白刃、西虹、陈孟君、王慧敏、邵燕祥、苏叔阳、牛汉、崔道怡、钟艺兵、周述曾、石英、王景山、马尚瑞、章仲锷、高桦、韩小蕙。陈模、宋汎、赵大年、陈世崇、钱小惠、章德宁、高玉昆、李青、王升山、王虓等。以下便是这次研讨会发言的片段,现综述出来,以飨读者。
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金炳华在书面致词中说:古立高同志是一个富于传奇的人生经历的作家,他的传奇经历,又和人民的解放事业、新中国的风风雨雨紧密相连。他在抗日战争刚刚爆发那年满怀爱国热情参加了八路军,半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那一年他年仅15岁。16岁时古立高同志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日本宪兵队逮捕,经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严守机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在战争年代,古立高同志作为一名战士、指导员、教导员,参加过很多重大的战役,经受了枪林弹雨的考验。同时,他又投身文学事业,成为抗敌剧社的创作员。解放后,他为繁荣社会主义文学尤其是《人民文学》的创刊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要指出的是,1952年古立高同志随巴金为团长的作家代表团访问朝鲜后,留在了朝鲜战场一年,为他创作的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姊妹篇长篇小说《群峰屹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50年代,除《群峰屹立》外,古立高同志的《永远向着前面》《老营长》等中短篇小说也都在读者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古立高同志还是一个涉猎多种文学体裁的作家,他在散文、特写、报告文学、电影剧本等方面,也颇有建树。虽然古立高同志和不少老作家一样,曾受过“左”的路线的错误打击,一度不能不放下他钟爱的文学创作。但是令我们高兴和倍感钦佩的是,当我们的国家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后,年近花甲的古立高同志也焕发了青春,创作进入了第二个高峰期。他以充沛的创作热情,创作了《隆冬》《早春》《寒流》等长篇小说,为新时期社会主义文学的繁荣,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王蒙回顾了他和古立高的交往:古立高同志担任北京作协秘书长时,我是作协的副秘书长,那时我还常常向他汇报工作和思想。我们交换了许多意见,而且取得了高度的共识,他当家属那一段,是我批了,我说给他解决一点问题。另外对他那九本书,我看了,刚才崔道怡同志和陈昌本同志都作了很好的分析。我可以谈谈我的感想。我可以用十个字来代表我的感想,这就是:“献身的悲歌、历史的见证。”我说“献身的悲歌”,因为他从小就参加革命的事业,中国革命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悲壮的事业,文学也是一个献身,我这都说的是老实话。我一看立高那些经历呀,四九年解放时他的官就已经不小了,他要是不搞文学呀,绝对比现在好。这就……这就不好说了。但是文学这东西,他就是要让人献身。咱们北京市作协好几个人,包括雷加呀、阮章竞这些都是这样的。还有一层悲歌的意思,我觉得是直道的悲歌。我跟古立高同志交换过一些意见,我觉得他这个人呐,他这一辈子坚持一个“直”字,而且他不趋奉,不迎合。如果说是悲剧也就在这儿。
古文字,“直”与“德”是一个字,道德是直,直道的悲剧,我认为是屡屡的,屡屡的。我认为五七年、五八年那是大事,至于小事,就我从旁边观察看,我都看得到。“直接”受挫,屡屡受挫。但是,你仍然不改这个“直道”。仍然还献身文学。这是一个“直道”的悲歌,同时它是一个历史的见证。
北京作协党组书记吕浩才代表文联党组和个人表示衷心的祝贺!他在书面发言中写道:古立高同志文集共有九卷,其中短、中、长篇小说就占了七卷,其余两卷是散文、报告文学、剧本选集。作者以艺术的手法,小说等形式,反映了战争年代、建设时期的人和事,从中表达出爱和恨,歌颂与批判;文集也反映了作者的人生经历,即艰难曲折与顺利幸福、苦恼与快乐等等,从中也使读者受到启迪和人生的感悟。2001年12月,古老送我一套文集,因为各种事务缠身,我还没有来得及读完九卷,只是从中翻阅了部分,已经使我受益匪浅。在此深表感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