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一条叫北极的狗


□ 刘 峰

  一
  
  我们要搬到城里去。北极的窝,被新屋主人一下子捣毁了。北极窝了一肚子怒火,咽喉间发出沉闷的吼声。但是,很快地,它在草垛边沿挖了一个洞,露出半个头,继续朝不断进出老屋的男主人眈眈虎视。门口摆满了东西。新主人不小心,踩在一条冲担上,冲担“呼”的一声弹起来,“啪”的一声,锃亮的铁尖打在北极的脑袋上。北极一声长啸,闪电般跃起,飞快地咄了那人一口。男人惨叫,用手去捂伤口,但鲜血还是不慌不忙渗了出来。
  龟儿子!这个从四川搬迁过来的中年男人身材短悍,力气很大。强忍剧痛,他咬牙切齿,顺手操起那条冲担,朝北极用力掷去。北极慌不择路,猛扎入水塘,那条冲担在冬日下闪着白光“噗”地追入水中。北极刚露出头,就遭到砖头疯狂狠砸。北极扬开四爪,左冲右突,一口气爬上岸,在夕照下抖落了一身金黄的水光。
  此时的北极,已具备丰富的“实战”经验。
  母亲瞪着男人,忿忿地说,这屋,我不卖了。
  男人一定要杀北极,不然没完。
  母亲送了他一个青花瓷瓶作为赔偿,又交了防疫钱,才息事宁人。
  当晚,照例地,我在父亲的坟头找到了它。星光照旷野,百步见人。寒气太逼人,我与弟弟牙齿冻得只打磕,北极却一动未动,毛如一根根钢针竖了起来,上面镀了一层白霜。
  天一亮,举家就要走。村庄远远望去,如一群灰暗的山鸹偃憩在月光下,此情此景,恍若梦中。还有眼前这条沉思的狗!北极,的的确确是一条狗!
  但它不像狗!
  原先,父亲坟外一箭之地,有一个军犬繁殖基地。那年大雪,母亲从基地涵洞外拣回了北极,它已冻得像炸裂的干棉壳。母亲救活了它。三个月后,村子就没太平过。厮咬声、惨叫声、呻吟声充斥着乡村周围的白天夜晚。以“二爸”为首的光棍汉,围成一个个圈子,成天看狗打架。无数的狗眼滚落在地上,花椒狗肉随风香飘十数里。北极皮毛掉了一块又一块,痂结了一层又一层,不是看到骨头,就是瞧见肠子。
  杀败村里村外所有的狗后,北极开始进攻人。北极最大的敌人,就是“二爸”,终于在那个秋天惨死在北极的血盆大口之下。“二爸”死后,再没有一个人胆敢骑在我家头上了。
  谈起“二爸”,十里八村没有不晓得他的。他太有名,蛇钻进屁眼都懒得抽,好吃懒做,家穷了,人又长得猥琐,三分像人,七分似鬼。“二爸”在家里置了两个大瓮,常年在家里大小便,没有人愿意与“二爸”为邻。他住的屋子长满绿霉,最后居然那霉菌长到他脸上,变成了红一块紫一块的癣瘢,像梅雨季节腐坏的陈年腊肉。
  在他五十多岁时,长辈们为维护面子,让“二爸”名义上与兄弟共一个老婆,但却有名无实。“二爸”的称呼就这样传开了,以至于他原来的名字反而渐渐被人忘却。
  “二爸”有一大癖好,晚上听到猫叫春,就整夜睡不着觉,像个夜游神围着村子追寻那唤叫。一旦看见一母一公的狗嗅在一起,他就觉得有故事,暗中躲着,看狗交配,他没像阿Q那样拿土坷拆散狗们的好事,而是一动不动呆在一旁垂涎玩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