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人生风雨的背影


□ 赵 云

  那一年春节,我正好在外地出差。同事担心我会想家,除了晚上热情地拉我去他家过节外,又为我弄来了影碟机和当时正走红的一些碟片。记得长假第二天的晚上,四周静得出奇,我独自斜倚在招待所的木板床上,眼泪鼻涕地观看影片《我的父亲母亲》:那风光绝美如油画、远离当时各种运动的北方小村庄,天空、大地、人心,一样的澄澈而美丽。这样的环境,极易催生出人性美和人性爱,催生出经典的爱情故事。果然,像山冈上白桦林样美丽、单纯、执著的“母亲”,和身为教书先生的帅小伙“父亲”,演绎了个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
  我痴痴呆呆地长时间陷在影片的优美画面、音乐、人物中出不来,也不想出来!我觉得影片中的“父亲”、“母亲”,那么像自己的爸爸、妈妈。翻看家里的黑白老照片,爸爸年轻时真是“帅呆了”,英俊、挺拔、儒雅、风度翩翩,绝不亚于三四十年代黑白电影里的那些男明星;而妈妈呢,则似冀中辽阔大地上长出的一棵美丽的杨柳树。这样的青年男女,与古往今来任何年代的青年男女一样,对未来都是充满美好的渴望和幻想的。
  然而现实终究是太残酷了。身为冀中大户人家三儿子的爸爸,从未受过良好的教育和享过什么福,很小就下地劳动了。他是村里有名的犁田好手,为此,妈妈嫁给了他。
  结婚后,既受气又受累的爸爸妈妈,听从自小就出来闹革命的四叔的劝告,参加了南下工作队,千里迢迢来到云南大理。
  他们原以为从此就能过上好日子。殊不知,由于爸爸出身不好,他成了历次政治运动的老“运动员”:一次又次地被下放农村劳动。每次回城,爸爸头戴破草帽,头发乱如枯草,身穿脏得已失去了本色的衣服。一顿饭,可以吃掉一斤白面馒头——那是妈妈一两个月才积攒下的细粮。
  “文革”期间,爸爸被集中管制,不能回家,工资被扣发,仅发点生活费,并被“照顾”去喂猪——因为他最能吃苦且脾气又好。不论春夏秋冬,爸爸每天到单位上的直属库去打几大筐猪草,配上麸皮或米糠,把几圈猪养得胖乎乎的,每个月都能杀上一头,给每个职工分两斤肉。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这是别的单位无法企及的最好福利。
  那时爸爸不能回家,养育我们三兄弟的重任就全落在妈妈身上。她既要上班,又要为我们三兄弟的衣食住行操心,还要时时挂念爸爸,身心的疲惫,别人是难以想象的。
  或许是当时的生活太苦太难了,妈妈脾气特别怪,一小点事情,就会将顽皮的大哥、倔犟的二哥揍一顿。我最小,挨打也最少。每次打完了,妈妈又会后悔心疼地哭。这个时候,被打的大哥二哥反而去劝妈妈。她就紧紧搂着我们,哭得更伤心……
  尽管妈妈没读过书,但要强的她全凭苦学苦练,学会了打一手好算盘,稳、准、快地数一把钞票,令同事们刮目相看。
  长期的忧思焦虑、辛苦劳累,使妈妈思了严重的肺结核病,但苦惯了的她究竟闲不住,即便在家养病期间,依然帮着单位粘贴储蓄账页的“耳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金融信息参考》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金融信息参考 Tags:背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