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十五岁的女人林虹


□ 非 鱼

倒一杯热热的茶,在这个热热的季节,我开始写下关于林虹的故事。

林虹从那个小饭店出来的时候,脚步已经有些摇晃,十二块钱一瓶的劣质红酒在胃里不停翻腾。
她扶着路旁的一棵树站住,微微喘了口气,掏出纸巾擦擦头上的汗,想吐,但没吐出来,干呕了几声,却呕出一行眼泪。
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林虹跟儿子说,小奇,下午妈妈不回家吃饭,你自己放学了到外边买点东西吃。小奇吃着饭,头也没抬,好。林虹又对低头扒拉稀饭的于由天说:我下午不回来了。于由天“嗯”了一声,也没什么反应。其实林虹特想让他们问问她下午干吗去,为啥不回来。他们一直不问,她今天过生日这个话题就没办法说出口。
三十五岁生日啊。林虹一直比较恐惧三十五这个年龄,她总感觉女人在三十五以前是步步蒸蒸日上,积累着骄傲的资本,可过了三十五就不同,慢慢开始走下坡路,再怎么拼命,也是落日渐暮。
一个女人在三十五岁之前如果事业上还没有起色,那就别再抱什么幻想,如果三十五岁之前家庭还没有繁荣昌盛——比如换了大房子、家里还存有积蓄、孩子听话、老公没有外遇,那就意味着幸福还很遥远。
对于三十五岁的恐惧,让林虹有些神经兮兮的。这话是一个科室的王尼娜说的。王尼娜说,林姐,过了三十五你还是你,一切还会照旧,你信不?
林虹不信。过了三十五,一切都会不—样。三十五,那是个坎,扼杀女人希望和幻想的坎。
下午一下班,林虹脱了白大褂,在镜子前照照,感觉头发不乱,衣服还得体,就朝欧陆风情走去。欧陆风情是一家新开的咖啡馆,门口的装饰是怀旧的烟叶黄,很典雅,时时有音乐从门缝飘飘地挤出来。林虹不止一次地想象着,在暖暖的午后,透过咖啡馆厚厚的玻璃窗,端一杯热的咖啡,看窗外来往的人群。可惜,她总是那人群中的一个,总是别人透过透明的大玻璃窗在看她。
林如走到欧陆风情门口时,她看看两扇冷硬的铁艺大门,脚底下又犹豫了。一个人来喝咖啡,不神经人家也会认为你神经了,那有一个三十五的女人独自来这里?
想了想林虹又转身向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去,那里有几家小饭馆。
她点了一盘红烧茄子,一份鸭脖,一个紫菜蛋花汤,还点了一小份酸汤面,然后对服务员说就这些。服务员估计刚从农村来打工没多长时间,看林虹一个人来吃饭就奇怪,要在乡下,哪有女人敢一个人这样糟蹋这样浪的,她不走,看着林虹,林虹就问,有红酒吗?服务员扭过头对玻璃柜台后面正修指甲的女人说,老板,有红酒吗?老板头也没抬,有,12。林虹感觉12块钱一瓶的红洒实在对不起自己的生日,可已经到这里了,就凑合着吧。
红酒估计是色素兑得太多,看起来跟血一样,杯子也不甚干净,杯子外面乌乌一层,使得那劣质的红洒看起来更显得龊龊。红烧茄子做咸了,要搁往常,林虹肯定会叫过服务员让她去问问厨师是不是打死卖盐的了,可今天,是林虹的生日,三十五岁生日,尽管一切是那么不尽人意!但她还不想更糟,破坏仅存的一点情绪,凑合着吧。
林虹没吃多少菜,喝光了一瓶红洒,吃了几口面条,才出饭店就感觉有点晕的厉害。
林虹掏出手机给李晓玲打电话,想叫她出来坐会,说说话。
李晓玲是林虹的同学,今年也三十五了。李晓玲一接电话,电话里正吵吵闹闹。
晓玲,你家干吗呢?
林虹啊,几个人在打牌呢,你来不?
不了,你们玩吧。
看看表,快9点了,林虹想想还是回家算了,尽管她特别不想回家。
于由天还没回来,小奇在看电视。林虹问小齐作业做完了吗?小奇回答一声完了,接着看他的动画片,电视里发出脆脆的笑声,小奇也跟着笑。多大人了还看动画片。妈,你不知道了吧,动画片在国外都是给成年人看的,我还没成年呢。你爸呢?我爸刚打电话说晚上加班,晚点回来。加班,加班,一个宗教局的破科长哪有那么多班可加。
头有点疼,林虹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翻腾几来回,眼里就翻出了泪。这生日过的,没有礼物,没有人问候一声,除了自己外连一个惦念的人也没有,这过的叫啥生日啊。
于由天还没回来,林虹看了几页闲书,迷迷糊糊睡着了。
林虹的三十五岁生日,令她恐惧的三十五岁生日就这样磕磕绊绊过去了。

第二天一上班,秦敏之科长打电话叫林虹去他办公室一趟,秦科长五十多岁,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一年四季衣服整整齐齐,透着对生活的刻意。
秦科长喝一口茶杯里的茶水,慢条斯理地在嘴里回味了一下,林科长,刚小谢联系了市第二幼儿园去打乙脑疫苗,你安排一下。
大概有多少人?
具体你问小谢吧,这事由你负责。
分享:
 
摘自:当代人 2005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