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患者住院不幸自杀,医院该不该担责?


□ 丁素珍 董 震

  精神病患者作为特殊的高危人群,其在住院期间的监护责任由谁来承担?医院和患者家属签订了免责协议,医院是否就免除了监护责任?
  
  江苏的袁涛、黄丽是一对夫妻,从2006年7月起,他们24岁的儿子袁东出现精神不正常的症状。9月下旬,袁东的病情进一步加重。袁涛夫妇非常着急,于当月25日带着儿子来到苏州市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就诊。
  经医院检查,确认袁东患有轻微抑郁症,需要住院治疗。于是,袁东办理了手续,入住该医院早期干预科四病区。袁涛作为袁东的家属和医院签订了《开放病区医疗服务告知同意书》(以下简称《告知同意书》)和《病人住院须知》。其中《告知同意书》第5条明确:“根据病情需要,你住院期间每日需家属24小时陪护,陪护者负责好对你的监护,履行好监护权,请勿擅自离开。如中断陪护,病员发生自杀、自伤、外跑、摔伤、伤人破坏等行为和非医疗过程中意外情况,家属应负全责,院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病人住院须知》第5条明确:“陪护者应负责对病员的监护,履行好监护权。如病员发生自杀、自伤、外跑和非医疗过程中意外情况,家属应予理解,对此医院不负责。”
  2006年11月16日,医生查房时发现袁东情绪低落,病情越发严重了,医院打算加强对他进行抗抑郁治疗。但在中午11时左右,袁涛去食堂买饭。无人看管的袁东跑到病房大楼北面的原浴室楼,从楼上跳下导致全身多发性骨折。11月29日,袁东因抢救无效而不幸死亡,死亡诊断为“脑出血、脑外伤、多发性骨折、弥散性血管内凝血”。
  2007年6月12日,袁涛、黄丽向苏州市金阊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医院赔偿他们医疗费50415.88元、死亡赔偿金281680元、丧葬费10478.5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合计392574.38元。
  经法院调查,医院原浴室楼为一幢3层的楼房,该楼东侧有外部楼梯直达楼顶,楼梯旁边没有阻隔设施,楼顶四周有约90厘米高的栏杆。该楼东面为医院的食堂,南面即袁东入住的早期干预科病房大楼。原浴室楼与早期干预科病房大楼中间有一个花园相隔。
  8月26日,苏州市金阊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袁涛夫妇和医院就后者的医疗行为与袁东的死亡有无因果关系及过错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袁涛夫妇认为,医院将具有较高自杀危险性和自杀倾向的袁东安排在开放病区自由活动,管理疏忽大意,并且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没有预防自杀治疗措施;医院没有能够将病情及患者自杀倾向告知家属,提醒他们密切防范;在袁东情绪极端恶劣时,医院没有进一步加强防范,也没有告知家属应密切看管,导致袁东跳楼身亡;医院设施存在安全隐患,为患者自杀提供了便利条件。可见,医院为给袁东治疗过程中存在明显过错,这是导致袁东有机会选择跳楼的主要原因。而袁涛夫妇作为家属,在儿子住院治疗过程中是没有过错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家庭百事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家庭百事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