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恢复”赫图阿拉城


□ 刘正爱


  “满清”一词,几乎人人皆知,但包括许多学者在内,却很少有人知道该词是一个“忌讳词”。一九五六年二月八日,国务院曾颁布过《关于今后在行文中和书报杂志里一律不用“满清”的称谓的通知》。该通知说:
  “满清”这个名词是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当时封建统治者这段历史上遗留下来的称谓。在目前我国各族已经团结成为一个自由平等的民族大家庭的情况下,如果继续使用,可能使满族人民在情绪上引起不愉快的感觉。为了增进各族间的团结,今后各级国家机关、学校、企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在各种文件、著作和报纸、刊物中,除了引用历史文献不便更改外,一律不要用“满清”这个名称。
  尽管如此,直到今天,包括满族自身在内,使用“满清”一词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大多数都是无意识地在使用这个听起来很“自然”的词汇。因为通常在人们看来,清朝统治者是满族,那么称这一时期的朝代为“满清”与称元朝为“蒙元”一样,是很自然的事。尤其是近年来频繁播出的以清代为历史背景的电视连续剧的出现,进一步加深了这样的认识。殊不知,从有清一代直至今日,满族从来就不是一个本质意义上的、具有单一均质文化的民族。(“满族”正式作为一个族称使用应该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民族识别以后。在此之前主要以“旗人”、“满洲”、“满洲人”、“满人”称之。) 清代的八旗有八旗满洲、八旗汉军和八旗蒙古之分。八旗的兵将及其家属统称为旗人。除了上述以族群为标准的区分外,还有帝王、八旗贵族及普通旗人、包衣等阶级区分。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这些具有多元文化的群体一律被冠上行政性称呼——满族。从此“满族”便作为一个不言自明的实体在人们的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假象,即它是一个具有实体性内容的、均质的、既有的存在。
  其实,五十年代国家强调不要随便使用“满清”一词,一是为了区分“统治阶级”与“满族人民”,以便澄清一部分人头脑中“清朝=满族”的错误认识;二是考虑到“满清”一词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使用的语境会影响“团结满族人民”。对于这一点,如果我们想到“支那”一词所包含的历史性与政治性,便会很容易理解。
  但是,近年来呈现的众多文化表象却恰恰以悖论的方式证明了“清朝=满族”这个图式的正当性。无可非议,这是媒体与公众无意识地共谋的结果。而这些公众当中恰恰也包含了满族自身。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往往对媒体创造的“清朝=满族”图式所持的态度不是反感,而是自豪感。在这里,多元的满族文化又被勾勒成一种单一的王朝文化模式。而由地方政府实施的旅游开发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模式的形成。这是市场机制使然,也是满族的独特历史与文化使然。在旅游开发这一时空中,历史与文化以前所未有的形式被开发并赋予经济意义。在此过程中,历史充分体现了它自身具有的可以不断重构并再解释的特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