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由“烛火示威”到当今“文学”


□ 苑英奕

  提到“示威”,人们立刻会联想到严肃、紧张、军队、武装等概念。而提到它跟“文学”的关系,人们自然又会联想到反映或高扬民主热情的“民主主义文学”之类。但这里要讨论的却是与这两个概念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示威”文化与当今“文学”所面临的处境。
  韩国近几年所展现的“烛火示威”文化赋予“示威”一层层新的含义。这些含义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在不断更新,即使是韩国人,也不敢枉自对这种新生的“示威文化”横加评断。韩国的二○○八年示威是近几年来维持时间最长的一次,于五月二日开始,至本文写作时已经超过了百天,但仍有不少人走上街头,点起烛火集会示威。
  引起这次示威的导火索是李明博政权向美国政府放宽牛肉进口限制一事,即:将之前牛龄二十四个月之内的牛肉放宽到三十六个月的牛全身。而科学证明超过二十四个月的牛是最容易患疯牛病的,因此这一政策引起了韩国市民的愤怒。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学生们,因他们一般在校内用午餐,所以随时有可能患病。因此,五月二日走上街头、点起烛火、发起这次示威的主要是初、高中生和家庭主妇们。他们高呼“反对进口”,提出应该保卫国民的健康体质,反对牛肉政策的放宽等。
  但当示威扩大到全民范围后,人们逐渐发现引起自己愤怒的理由不仅仅在于牛肉事件,而是对李明博总统和新任政权的不满。其中包括对当今物价的不断上涨、失业者的不断增加、对不动产控制政策的放松以及政府的空口许诺等多种因素,这些不满情绪实际上早已积压在胸中。因此,渐渐地示威人群的主要口号变为“李明博,下台吧!”
  而李明博政府对于民众的示威行动,并没有做出敏感强烈的反应,一方面在牛肉政策问题上,只是向国民们做一些敷衍解释,例如“大家可以自己选购牛肉”等托词,并没有要从根本上解决,改签协约的意思。另一方面对于示威民众,只是采取了防卫措施,初期并没有大动武力镇压。例如,用警车连成“车墙”,阻拦示威群众的行进与连带。或借重新植草等借口来取消人们在主要广场的示威等。这种“不买账”的暧昧态度,更加引起了民众的愤怒,更多的民众参与到示威当中来,示威的规模越来越大,示威的形式由坐式发展到行进式,示威的时间也由午夜延长到凌晨。六月末开始,政府出动更多的警察来冲散示威队伍,并采取频繁使用“水大炮”、逮捕违令示威群众等措施。但派出镇压的警察部队并非专职警员,大多是履行义务兵役的年轻韩国男性,并没有专业的逮捕技术,整个逮捕过程中也注意采取了性别之分,所以示威中并没有发生突出的暴力事件。总的来说,这次示威的整个过程主要是由民众主导的。
  这次烛火示威有着这样几个特征:第一,将政治游戏化,有一种一边玩一边示威的轻松氛围。第二,电子通讯、互联网起到了关键作用,示威主导者为青年一代。第三,无统一性:没有统一的组织,没有统一的形式。
  本来这次示威是针对政权的政治性活动,但却在非常轻松快乐的氛围中展开。与八十年代韩国街头的示威人群、镇压军队,催泪弹、警棍等示威现象迥然不同。这次示威中展现了韩国新一代年轻人“戏弄政治性”的新型意识形态,也使国民们确认了一种新产生的“大众智慧”。对于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来讲,提起“示威”本来会充满自信与自豪,但在这种新的示威文化前只能自叹不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