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足疗城里求生存,我离幸福到底有多远


□ 冯芸芸

  真情讲述
  倾诉热线:027-68892566 68892571
  电子邮[email protected]
  
  讲述人:冯芸芸
  年龄:20岁
  性别: 女
  职业:暂时无业
  
  在足疗城里求生存
  我家在农村,很穷,十六岁就到武汉来打工。虽然两个姐姐都在武汉,但她们有各自的家庭,我不方便去打扰,所以我总是把所有的苦、累都藏在心里。
  我没有文凭、没有技能、没有武汉户口,经人介绍进入一家足疗城。那家足疗城并不高档也很小,我第一次去,感觉是个不正经的地方。其实那是家正规店子,我们只是洗脚。
  我们每天从早干到晚,凌晨也不能休息,每个月也只能赚到一千多一点。而客人们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觉得我们不干净,根本不配得到尊重,经常骚扰我们,如果不从,就骂我们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打耳光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每次受了委屈,我就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哭。
  而且几乎每天都有客人对我们说喜欢我们,要追求我们。他们觉得我们全都是随便的女人,他们也说得很随便。我知道我绝不能对客人有感情,更不能跟他们谈恋爱。因为那里是足疗城。
  
  他用一袋果冻感动了我
  今年6月,曾扬出现了。他问我喜不喜欢看电影,我说我从没看过,感觉那是件很浪漫的事情。他说要请我去。
  没想到他真的请我去看电影,然后送我回家,对我很尊重。我感觉他人很好。
  有一次他忽然说很喜欢我,我只是笑,听到这样的话太多了。他急了,一把拉过我的手,如同发誓一样说:我会对你好,无论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我都会马上来到你身边……我感动得哭了。
  之后的一天,我们一起在江滩聊天。我跟他说了很多我家里的事。小时候,看着小伙伴吃花花绿绿的果冻,特别羡慕,觉得那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我发誓将来有钱了,一定要吃个够。当我真的赚钱了,我仍然不舍得买果冻。我对父母、姐姐和姐姐的孩子很大方,可是对自己一直很小气,钱太少了,不容许自己乱花……
  曾扬说他去买烟,去了很久才满头大汗地回来。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想给我买果冻,走了很久,也没找到超市。
  第二天,我正在睡觉,他打电话让我出来,我当时迷迷糊糊地抱着个娃娃就跑出来了。他开着单位的车,让我坐进去后,他拿出一大袋果冻……
  有一天晚上,他送我回家,的士司机问我他是你男朋友吗,我说不是。的士司机说他阅人无数,这个男人是个好男人,让我千万别错过了。
  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一点犹豫,那一刻我认定了他。我想一个陌生人是不会骗我的。
  我和曾扬在一起了。
  
  发现他没和“女朋友”了断
  8月13号,我和姐姐一起回了湖南老家。因为去年的雪灾,我已经一年半没回家了,特别想念父母。
  可是两天后,我就得知我们的足疗城因为整顿关了门。本来想在家多玩几天的,也没了心情,只想着尽快回到武汉找工作。
  9月2号,我和曾扬见面,开了房。第二天早上他发信息给领导,说他要请半天的假。我就在他旁边,无意中看到他的收件箱中有“老婆”的短信。我抢过来想看,他一把夺过去,并把短信删了。
  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他说喜欢我的时候我知道他有女朋友,我说你把和女朋友的事处理好,才有权利说这些话。
  后来他来找我说已经和女友断了,没想到他们仍然有来往。我打了他,骂了他,提起包包准备走。他一把抱住我,说不闹了,好吗,我们好好过日子。
  
  我自暴自弃让他内疚
  因为他曾经说要请我吃大餐的,我说不用吃大餐了,不如吃火锅。
  9月5日晚上,我决定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我们一起吃火锅。我很想知道他女朋友的电话号码,于是就说要借他的手机给我姐姐打电话,我当着他的面打通后,马上跑到厕所把电话挂了,然后抄了很多电话号码,他领导的、同事的、妈妈的,但我始终没翻到他女朋友的,于是就抄了一个座机,我感觉那是他家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