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段情在内心流淌


□ 秦 岭

  开篇不为别的,先为《北京文学》60华诞祝寿,祝她福如北京,寿比文学。
  大男人家的,说是一段情在内心流淌,不怕犯矫情,因为真的一往情深。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是我的文学福地之一,那里的文学四季,让我创作的自留地墒情充盈。梳理和《北京文学》的7年交往,心中荡漾着大都市难得的质朴气息。
  和《北京文学》初遇,像个小小的传奇。2003年5月的京津地区被“非典”的梦魇笼罩,在疫情一线值班的我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电话,对方疑似少女音质,温婉,也婉温。大意是我的中篇小说《绣花鞋垫》将马上安排编发,嘱我写几句感言云云。一篇自然来稿在8天里就得到了采用通知,改写了我悲壮的投稿史。一刹那,我竟怀疑对方是位初涉编辑行当的新手,必是脑子一热搞错了。就毛躁地问对方姓甚名谁,对方耐心作答,我就茬儿问:“您哪个zhang?哪个de?哪个ning?名字咋像个男的。”对方从笔画、偏旁、部首到发音一一作了解释,并声称先是把电话打到了我单位,未果,又打到了我家里,亦未果,这已经是第三次电话找人。她这么一解释,我内心的感动自然叠加,却反而坚定了最初的判断。翌日与天津作协的几位兄长去诗人伊蕾那里做客,聊起那个章德宁,“哈哈……”满座宾朋皆笑我有眼不识泰山,始知章德宁乃堂堂《北京文学》的女大掌柜——社长。那一刻,倏忽忘却置身疫区,一种春夜细雨般的感觉,让我体味到了一份期刊润物细无声般的眼力、重力、定力和亲和力。
  与其说这是海纳百川的胸怀,童叟无欺的姿态,不如说是一种形象,一种风貌,更是文学期刊界难得一见的人文情怀和独特魅力。同行们在一起对各类文学期刊的五花脸品头论足时,我往往会为《北京文学》挺身而出,直言不讳地亮明自己的观点:“《北京文学》是值得信任的。”
  在我看来,作品选择期刊,和待嫁的姑娘选择婆家没啥两样。选好了,惠及终身;选错了,窝囊一生。作品和人,命运无差。我敢断言,如果不是《北京文学》的慧眼,《绣花鞋垫》的生命不会至今仍在专家和读者那里绚烂。当年,《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和子刊《中篇小说月报》破例同月、同时、同期编发,据说首开《北京文学》之先河。而全国10多个省市广播电台对这篇小说的全文转播以及“2003年最新小说排行榜”、“天津文化杯一等奖”等佳音的纷至沓来,不仅印证了编辑的选择,更是鼓足了我文学的风帆。至此,《北京文学》的大门为我豁然敞开。倍感荣幸的是,之后,凡是《北京文学》和《中篇小说月报》发表、转载我的小说,总有报喜鸟飞临我书房的窗口。比如,由王童担任责编的《硌牙的沙子》登上了2007年全国短篇小说排行榜。再比如,由黑丰担任责编的中篇《皇粮》全票获得第二届全国梁斌文学奖第一名,中篇《透明的废墟》被誉为“第一部反映汶川地震的小说”,我由此作为小说界唯一代表参加了2009年全国首届地震文学研讨会,并在会上提出了灾难小说的可能须倚重虚构和想象的观点……
  一如养花、织锦、务庄稼,文学期刊不仅需要操持,更需经营。没有什么比刊物形成独立、独特的风格、品位、影响力更重要的了。听说许多文学期刊都在学《北京文学》,有的在学她创新的理念、精彩的栏目,有的在学她雅致的装帧、新颖的编排,有的在学她组稿的方式,荟萃的信息。无论别人学什么,怎么学,作为《北京文学》的作者,所有的自豪、压力和悲壮,都让内心的真情,如歌,更如酒。能唱,也能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段情在内心流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