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谢志强

苏雪要去雪山。临行前,他约了女友和张子影小聚。点了一个大盘子鸡,还有烤羊肉串,一瓶高度烈酒。苏雪作东。苏雪说去一趟出生地。他带了画板。女友好奇,说要同行。苏雪说你吃不消,你看我带回来的画,等于去了。
张子影开了一爿小照相店。他替苏雪和女友拍了张合影。女友不沾酒,可是,那天,还是助了兴,苏雪一直陪伴着她,还是第一次离开,她那样子,像是永别。苏雪抚着她的手,说:来去不过一个礼拜,我会给你写信呀。
那天,女友醉了。她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半上午。苏雪已经上路。这是深秋。她甚至说:趁这个短暂的时间,多写信,苏雪回来,信配画,出一本集子。
可是,一个礼拜过去,竟无苏雪的音讯。她心思重重,遥望着雪山。阳光照耀天山,雪峰含着羞红。一个月后,县城降了第一场雪。白雪衬得她的白晰的脸颊特别美丽。绿色的邮筒在照相馆街对面。张子影时常看见她走近邮筒,放进一封希望。
后来,又下了一场大雪。那是一场罕见的大雪。整个县城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被,时不时听见树枝折断的声音,树上的雪像一个顽皮的小孩溜下树那样。街上堆起了雪人。电台传来雪山那条道发生数起雪崩的消息。我不得不说明,我就是张子影。我和苏雪是挚友。可是,我和她的女友堆了个雪人。我得帮助她度过失望的日子。她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雪融化了,道路畅通了。我和她举行了婚礼。苏雪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他背着画夹,兴匆匆的样子。
她没理睬他。我却怔楞了。那一瞬间,我在苏雪的眼里看到了火星。
婚后,我去找他几趟,他的屋子锁着,窗口丢着酒瓶,还有淡淡的酒气。入夏,我在街上碰见他。
我说:苏雪,还是谈谈。
他径自走,我跟着他。听得见两种脚步声。我的心在跳。他不让我坐。
他说有什么好谈的呢。
我说:我并不是请你原谅,我和她。
他丢出一叠信。一个冬天的信,足有三十封,都按邮戳日期排序,整整一叠,热烈到失望,像是一条欢腾的河流封了冻。最后是诀别。平常,我仅仅看到的是她的表情举止,而她的信里,仿佛冰雪融化的春天,语流的终点又是冻结。
他说:大雪封山,没有见过的大雪,我的信同样邮不出,我以为发出了,那么大的雪,封住了一切。
我说:我以为你看见了雪,忘掉了一切,你流露过,你要回到那里……你说起雪,她都嫉妒。
他懊恼地说:那是另一回事。
我说:我可能对你还了解得不深。
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说:好吧,不谈这些,看来,我还是回雪山,你别在她面前提今天的事,你要好好待她,她其实很脆弱。
他带走了她的信,离开了小县城。这下子,该我遥望雪山了,他在雪山里,只不过像一朵雪花,或一株树苗。只不过,他融入了屹立着的天山雪峰之中。他的身影和雪山重叠了。我多渺小。......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