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典当婚姻


□ 辛 剑

我是得标建材公司的一名营销员。半年前,在向“华晟建筑集团”推销建材时,我结识了马小玉。马小玉正是我心仪的那种女孩子,碰巧我也符合马小玉的相关“理想”,一来二去的,我们就谈上了。

今年9月底,我带马小玉回了一趟农村老家。回来后,马小玉对我说:“我让你父母‘审查’过了,你也得让我爸审查一下。”我立即点了头。谁知到她家,我大吃了一惊,敢情马小玉的父亲就是“华晟集团”的老板张大山。

我偷偷把马小玉拉到一边质问道:“原来你爸就是张董啊!你怎么不早说?”马小玉调皮道:“我从小跟我妈姓,再说,现在知道也不晚呀!”我还想说点什么,张大山开了口:“小玉,你出去一下,我和小辛单独谈谈。”

张大山开门见山道:“老听小玉说你好,现在你告诉我,如果我把小玉嫁给你,你准备拿什么让她幸福一辈子?”我说:“我会用心地爱她,照顾好她,让您放心的。”

张大山道:“这些都是空话。我家小玉虽不说是‘金枝玉叶’,但受苦还真受不起。这样吧,我别的要求也没有,一个星期内,你在这个滨江小区给小玉买套新房。你们和我住近点,今后我也好抽空去看女儿。”我还想说点什么,张大山做手势制止了我。

滨江小区是本市的顶级住宅区,均价就“仅售”6800元每平米!那里最小的房子是150平米,拥有一套新房至少也得首付25万元。

我只有4万元存款,父母倾其所有,给了我2万元,加上借到的8万元,凑来凑去,还差11万元。马小玉知道后,贡献出了自己8万元的小金库。就是这样,仍差3万元。而时间已过去三天了。又过了一天,马小玉看我快要急疯了,一咬牙,把自己的首饰卖了个精光,终于凑够了最后的3万元。

可是当我们拿了25万元急急赶到售楼处时,对方却告知楼盘卖得很好,需一次性付清100多万的房款,不按揭。我一听就不干了:“真是岂有此理!我上次问过你们的,你们说可办按揭的!”但不管我怎么说,对方就是咬定“一次付清,否则免谈”。

从售楼处出来后,我的脸色阴沉得怕人。马小玉“笑着”安慰我:“别急,我去借钱吧。如果借不到,我就偷偷先跟你登记,或者私奔也行。”我赶紧摇头:“小玉,你把自己最喜欢的首饰都卖了,我已经很难过了。如果再让你去借钱,我还是男人吗?偷偷办登记,也是不可能的,你爸不会让人给你开单位证明的。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我会找到剩下的70多万元的!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娶你!”

话虽如此,可钱毕竟不会从天而降。更倒霉的是,由于心不在焉,我在第二天的工作中破天荒出了一个大错,弄得老板王得标亲自找我谈话:“小辛啊,这几天我看你像是有‘心事’,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