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母亲在乡下(外一首)


  王福友

我没有能力保护的这两个人

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亲

我每年春天离家出走

每年腊月回家过年

春天虽然没有了春荒

可不出门心里就会发慌

年年喊我回家过年

可过了年心里又不是滋味

父母在,不远游。古训说

可我不是远游

我只是一个萍踪不定的游子

2010年,父亲七十六,母亲七一

一百四十八岁啊,这把年纪

码起来,比村头的草堆还要高

却经不起风吹,日晒,雨淋

父母亲是少年夫妻老来伴

这让我少担了许多心

现在母亲起早下田,摸黑做饭

用凉水洗衣,用温水泡脚

父亲有时上街称猪肉,下茶馆

隔三差五打个小麻将

早起出门一把锁

落黑归屋一把闩

父母在电话里叮嘱我

儿啊,在外别牵着挂着

把自个的工作做好,日子过好

别闯祸,多行善

慢慢过,日子还长着呢

很多农事与疼痛有关

母亲有严重的筋骨痛

恍惚记得这种痛始于她三十几岁

疼痛一发作

母亲就会不吃不喝

就会躺倒那张老式架子床上

让泪水洇湿脏旧的枕头

母亲痛的源头在哪里呢

我泪水闪闪看不清

它或者源于二亩三分地

或者源于纺车,水车,风车

锄头,镘头,斧头,镰刀

弯曲的扁担,承载稻禾的绳索

一根棒槌和一大堆脏衣脏裤

一头牛,两头猪,一群鸡鸭

猪菜,野菜,秧草以及

烧火做饭的树根,草皮

源于父亲,姐姐,哥哥,我,还有妹妹

以及大麦糊,玉米糊,山芋片,豆腐渣

现在疼痛又穿越了四十多个春秋

不断侵略,蔓延,扩张

挤兑,不由分说

整晚!整晚!母亲在酸痛中睡去

痛,让母亲弯腰,再弯腰

痛,成了一根曲线

再也拉不直

也成了母亲身体的一部分

母亲这辈子都在试图摆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