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雏凤清于老凤声


□ 师力斌

  余光中有一个说法,大致是,诗是舞蹈,散文是散步,会跳舞的人走起路来,姿态自然要妙于常人。
  周融荣的《所谓天涯》让人一看就属于舞蹈家的散步,姿态要远远好于一般作品。不由得使人想起那句“雏凤清于老凤声”的诗来。
  虽不相识,但我断定周融荣是个诗人。不是说小说写得像诗就一定好,但是,小说是语言艺术,诗艺对于语言来说绝对是补品。一个诗人很容易转为小说家,但一个小说家恐怕很难成为诗人。
  虽是处女作,但给人的感觉仿佛已经写了几十年。你会惊叹于作者语言的凝练和意境。没有十年八年的锤炼,断然达不到这样的水准。随手举几个例子。“我无言,决定载她回家。也许是累,她在长长的回途中倒没有一点声息。”《水浒传》中“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里有一个文学史上炼字的经典,“那雪下得正紧”,一个“紧”字传达出无尽含义,让后人击节赞叹。周融荣虽是新手,但只这“回途”两个字便向我们透露出作者的抱负:文学一定要讲究炼字炼句,绝不注水。老实说,文中另一处“失怙”两个字,让我颇费了一番心思。起初以为这是新手上路的失误,不想,翻查字典方才得知是用得极为贴切的雅词。感谢作者给我上了一课。我不怕贻笑大方,“高末儿”的说法也是从这部新人新作中学得的。
  更令人着迷的是作者的老到。不了解作者生平的人,都会认为此作出自老手。洞察世事的透彻直逼张爱玲。小说写了“我”和分居多年的妻子的感情纠葛,妻子是一个患有“选择性遗忘”的精神病患者,她将恋父情结转移到“我”身上。按理说,写心灵深处有相当的难度。然而,小说举重若轻,信手拈来,总是在不经意处突现锋芒,直达心灵的尖端。说妻子的病与其母亲之间的关联只轻描淡写了一句:“朱琰的母亲在第一个胎儿不幸流产后,夜夜抱牢一只布娃娃整整一年半,直到有了朱琰的消息。”这样的叙事不知要比寻常写手简洁多少倍!说妻子认错,下不了台,“可怜巴巴地挠我手背”,“这曾是我们之间无须多言的小动作。难道手背上已经开始变松的老皮老肉比眼睛耳朵还要敏感?”还有,“她喜欢逞强也喜欢示弱,都不过是为了获得关注”,“我们两个向来没有安慰对方的习惯,解剖伤口比包扎更令痛者快意”,“良辰美景不长,一有风来人便是飞蓬”,这些句子哪里是句子?分明是高僧看破红尘的点化,让人想到《红楼梦》,想到张爱玲。小小年纪能将世道人心把握至此,实在造化不浅。稍稍令人不安的是,作者的成熟似乎来得早了些,苍凉似乎多了些,而阳光的挥洒则有些吝啬。
  我最喜爱小说的标题。所谓的画龙点睛亦不过如此。一开始看,东一句西一句,和标题联系起来,总担心收不了场。收场是小说的一道难关。然而,结尾来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我兴致勃勃地下楼,在匀净的雪地上踱了几步,等待片刻再转身,脚印果然已经被新雪填平。”又是在不经意中,来了这么一句:“无怪乎有人说,所谓天涯,即是踏雪而无足印的地方。”这一笔可谓出乎意料,高人一筹。有与无,浓与淡,激烈与平静,中国画,中国哲学,一切都有了,一切又都那么轻盈。道至高处皆平淡,《所谓天涯》是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